Select Page

羽生结弦:向高难度的节目构成再次发起挑战!

| 6月 14, 2015 | 新闻 | 0 条评论

据外媒报道,北京时间6月12日,在日本横浜举办的“Dream On Ice”的上,日本名将羽生结弦首次向观众披露了他下一赛季的自由滑曲目——《SEIMEI》,选自电影《阴阳师》。索契冬奥会之后,羽生成为“总分超越三百”呼声最高的选手,其节目构成自然是备受瞩目。

在节目中,羽生身穿具有阴阳师风格的白色表演服,伴随着具有神秘色彩的笛声,带人们走进了阴阳师安倍晴明的世界。虽然开场的后内结环四周跳摔倒,后半段的后外点冰四周跳失败,原定计划的三个四周跳并没有完成;但是羽生凭借着最后阶段的连续跳跃以及干净利落的步伐使得现场气氛沸腾了起来。

电影《阴阳师》改编自日本著名小说家梦枕貘的阴阳师小说系列。讲述的是在桓武天皇时期,天灾人祸不断,权贵内斗激烈,人民困苦不堪,世间怨灵丛生,自此怪事不断。为了拯救苍生,阴阳师们在历史的舞台上大放异彩,其中最为受人瞩目的便是安倍晴明。整部电影从拍摄手法、布景到音乐风格,无一不流露着浓重的日本文化色彩——和风。电影配乐是由亚洲影坛知名配乐家梅林茂所创作,整个音乐基调幽静而沉郁,时而忧伤,时而肃杀,变化多端,氛围诡异,有摄魂夺魄之效。羽生之所以选择这首曲子,是因为他本人有着相当的自信:“在当今的日本花样滑冰男子单人选手中,能够展示和风曲目的大概只有我了。”正因为是羽生,才能将和风的柔美、力量以及身体线条的使用方式等结合在一起,形成具有他个人特色的节目风格。

本次的编舞依然是由席琳担任,她与羽生在上一赛季的自由滑节目——《歌剧魅影》中有过合作。本来这样极具日本风格的音乐若是由日本人来担任编舞会使得节目的整个风格更为鲜明,但强烈的日本风格并不一定能被外国观众所认同。因为这样的考虑,羽生仍然决定将这次的编舞工作交给来自加拿大的席琳,希望能拾起从世界的眼中所看到的日本的美。在舞蹈编排的过程中,羽生与席琳一起观看了日本传统舞蹈——“能”(古典歌舞剧)和“狂言”(古典滑稽剧),希望能把传统舞蹈中与花样滑冰相通的流畅感运用到表演中。

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羽生就表示自己将再次向高难度的节目构成发起挑战,即在短节目后半程加入一个四周跳,并在自由滑中编排三个四周跳。事实上,在上一个赛季,羽生原定的节目配置就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难度。只是在经历了冰场上的撞击事故、腹部的手术以及脚踝的扭伤等不可控的变故之后,他不得不改变节目构成,降低了难度。这一次,羽生将再次向高难度发出挑战,化身为被赋予神力,在平安时代驱除厄运的阴阳师,打开自己的未来,进入到重夺世界冠军宝座的新篇章。

经历了上一赛季的伤病后,羽生意识到了身体管理的重要性。“一边注意着身体的健康一边进行练习,并能从中有效地提高技术水平,把握住这两者之间的平衡很重要。”羽生这样说道。而如何在精神和体力都达到极限的时候保证四周跳的成功率,以及掌握好节目后半程的四周跳起跳方法,也成为了他下一赛季的课题。

对于羽生而言,仅仅掌握后内结环四周跳和后外点冰四周跳这两种四周跳是不够的,后外结环四周跳和勾手四周跳也需要进行挑战。他认为,为了保证目前自己所能掌握的最高难度的四周跳—后内结环四周跳的成功率,应该尝试更高难度的跳跃(如后外结环四周跳以及勾手四周跳等),这样才能提高精神层面上的极限。

尽管上一赛季的路走得并不平坦,但下一赛季对羽生来说将会更加艰难。曾经三次夺得世锦赛冠军,重新复出的加拿大名将陈伟群,上海世锦赛中力压羽生成为世界冠军的西班牙花滑领军第一人费尔南德斯,以及诸多后起之秀都将成为羽生强劲的对手,下一赛季必定是一场扣人心弦的激战。

陰陽師 ― 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Shigeru Umebayashi | 陰陽師

(注:部分内容译自日媒新闻报道。)

(SkatingChina讯 摄影/刘睿阳)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