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2015巴塞罗那总决赛:于小雨/金杨、彭程/张昊赛后采访

2015-2016赛季花样滑冰大奖赛总决赛于巴塞罗那举行,中国双人组合于小雨/金杨,以及彭程/张昊分列第五名及第六名。SkatingChina的记者在自由滑于混访区采访了两对选手,并整理了他们对这次比赛的感想。

问:赛后感想?

张昊:这次上很多难度动作,对心理有影响。虽说现在成功率不是很高,但希望通过比赛,在以后的比赛当中有好的成功率,都是新的动作,一边比赛一边尝试。

问:大奖赛的双人赛程是不是太紧张了?

张昊:今天早晨差点看错了训练时间,多亏没听我的,不然就晚了。

问:谈一谈这赛季的节目《彩珠人》吧,是爱情主题的节目,跟之前的有什么不一样呢?

张昊:不是第一次尝试爱情(主题),但表达爱情的方式不同,比如《卧虎藏龙》也有关于爱情的部分,包括去年的自由滑,虽然主题是二战时期的,但Lori融入了她自己的故事情节,完全颠覆了原故事的内容。但这次的爱情比较唯美,比较纠结。

问:滑这个节目时候的感觉?记得去年你说过故事是关于两个人,一个有钱,一个没钱……

彭程:原故事不是那样,但Lori觉得音乐风格就像是一个有钱的女人和一个没钱的男人的故事。

问:今年表达凄美的主题,觉得有难度吗?

彭程:每个赛季尝试的风格都是新的挑战。包括对于张昊哥,张昊哥以前就是那种比较硬汉的荧幕形象,现在也是从不同的风格去挑战。

问:这次回去会做哪方面的强化练习?

彭程:现在看来各个方面都需要强化。

问:能评论一下今天的表现吗?

彭程:今天的表现不能说失常,但还是发挥得不太乐观,出现了三次非常严重的失误,损失的分数也很大。

问:是否因为抛四摔倒,影响了后面的发挥?

彭程:也有这些因素。因为抛四周放在那个位置,就意味着要把另一个抛跳放在后半程,那时体力消耗已经有点大了。做完四周以后再做三周就会有些过周,所以刚刚也是在动作失误的情况下,有些过周,没控制住。

问:可以透露你们现在抛四的成功率吗?

彭程:在美国站之前完成过,但有一个星期换冰鞋,一个星期没做,现在成功率就很低了。而且,我们组有四个女孩,有三个在练抛跳,其他两位就可以用双脚站,但我就不太习惯,总是单脚,所以一直摔。

问:所以你觉得是技术上的不适应大于心理原因吗?

彭程:是一个习惯吧。之前申老师也说过,有的人能够双脚站,有的人就习惯于单脚站。

问:谈一谈比赛?

金杨:上午练习的时候就不太好,小雨对冰面的适应感差了一点,虽然一直在鼓励她“没什么问题”,但是心态上还是有些变化。

问:今天的冰跟昨天有什么不一样吗?

金杨:可能昨天浇完冰后冰面还有点水,今天的冰面基本没有水,冻得比较结实,滑起来感觉会硬一些。不过还好,我觉得只是在心态上,动作上还是没有彻底放开。

问:你们昨天短节目时是“拼了”的心态,今天还是想“拼了”吗?

金杨:上午训练时抛四和单跳都没有特别好,我们一点也没有退缩说想放弃四周,还是觉得年轻运动员需要一些锻炼和磨砺,也没有做任何改变,就是“上!”。

问:经历这次总决赛,觉得有哪方面的收获呢?

金杨:短节目过后我们就觉得要面对自己的问题,五大项我们是最低的,反映出很大问题。我们技术分可以跟一线选手抗衡,但是五大项他们可以拉我们4-5分,裁判对我们的五大项非常不认可,我们回去最需要抓的也是滑行、表演、编排上的东西。平时教练也在督促我们,但我觉得我们俩滑行的功力还是不够,在比赛中体现得太明显了。

问:这赛季你们的五大项不高,是不是跟沿用上赛季节目、调整不大有关系?

金杨:与教练沟通过这个问题。两年滑同样的节目,可能裁判感觉新鲜度没有那么高,但对于我们自己来说,已经熟悉的节目就还有提升的空间,因为去年滑得也不是特别好,今年的提升空间很大。但我们做得还是不够。可能在裁判看来,我们有一点点进步,但是他们看了两年的节目,第一有点审美疲劳,第二可能觉得没有什么进步,五大项也不像是别人可以一年一个跨度,还是去年的分数。

问:比赛结束后还有两三天在巴塞罗那,有什么打算?

金杨:首先要总结之前出现的所有问题,把我们差的地方弥补一下。现在已经比完赛,也放松了,可以去购物了。

问:全锦赛参加吗?

金杨:会,我们打算参加。

特别鸣谢记者Wei Xiong对两对选手的提问

(SkatingChina讯 记者/肖疏影/Wei Xiong 摄影/Kate Chen)

版权归SkatingChina所有。若您需要引用、转载部分内容,须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请勿大面积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lease do not repost the entire article without permission from SkatingChina.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