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专访黄峰

——“花样滑冰是艺术与体育最好的结合”

记者语:下午三点,咖啡馆落地窗旁,黄峰靠在沙发上边喝咖啡边等待我调整三脚架。几十分钟前,当我刚见到他时,一个词语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温文尔雅。就是这样一个亲和、彬彬有礼的人,他是花样滑冰国际裁判,是国家花样滑冰队编排组教练,是世纪星滑冰俱乐部教务总监;他为花样滑冰世锦赛、中国杯表演滑编排集体舞,在中央电视台解说比赛,为选手们编排比赛曲目。一个个不同的角色赋予了他精彩的人生,而一次次挑战不同角色的他收获了磨炼与成长,他将这份收获变成了待己待人的从容与温和。SkatingChina的记者有幸采访到了黄峰先生,听他讲述他的花滑人生。

小王子与玫瑰花

在安托万的故事里,小王子有一朵玫瑰花,他给花儿浇水,除它身上的毛虫,用屏风保护它,听它的怨艾和自诩,小王子一直守护着玫瑰,因为玫瑰伤心失落,因为玫瑰开始旅行,也因为玫瑰找到了本真。从开始练习花样滑冰,到退役之初的抵触,再到怀抱热爱与不舍重回花样滑冰的工作,花样滑冰对于黄峰,就像玫瑰与小王子,伴随着他的生活,影响到他人生的各个阶段。

SC:您以前也是一位花样滑冰运动员,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开始练习花样滑冰?
黄峰:我小的时候是一个体质非常弱的孩子,经常容易生病,我的父母都是搞京剧的,那时剧团里有一个练习过花样滑冰的小姐姐,这个小姐姐的父母建议我去练花滑锻炼身体,当时队里面特别缺男孩,在我六岁的时候通过这个契机去练习了花样滑冰。没有练花滑之前一个月会生病一次,半年大病一次,持续的训练之后体质增强了非常多。

SC: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练习花样滑冰的过程中印象深刻的事情?
黄峰:首先我要感谢我父母,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也和我的父母有关,我是从吉林省花样滑冰队出来的,这是队里人尽皆知的一个小故事。我是长春人,当时我们因为场地原因转地去吉林市长期训练,从长春到吉林市坐长途车需要两个小时。大概在我十岁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父亲因为担心我一个人在吉林市训练,从长春骑了八个小时的自行车去看我。所以我非常感谢我的父亲,因为他的坚持,才能让我持续的训练,父母是我最强大的后盾。包括现在练习花滑的孩子也是,大家知道花滑是从五、六岁开始,一直要练到二十几岁甚至三十多岁,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如果没有家长的支持是练不成花滑的。

SC:那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您结束了运动员生涯?
黄峰:因为伤病,最开始我也提到了,我是因为体质弱才开始练习花滑。从业余运动员转到专业运动员,我觉得我是没有问题的。我父母是搞京剧出身,所以从小我的音乐天赋、艺术涵养受到了家庭的熏陶,在这方面我是有优势的。但毕竟花样滑冰是一个竞技类项目,所以在考验体能的时候,我就不占上风了。从专业运动员过渡到拿冠军或者进入前三名拿奖牌,这个时候就需要很强大的体能支持,而想要有体能支持必须要很大的运动量,我大运动量训练时经常会受伤,这是本身体质的难关,这个难关到最后我也没有跨过去。在我运动生涯的后期,我的胫骨和膝盖有很严重的骨膜劳损,以至于我不能承受很大的运动量,所以成绩也只能停滞不前,这是我放弃运动生涯的主要原因。

SC:比较运动生涯和裁判生活,您分别是以怎样的视角看待花样滑冰?
黄峰:运动员退役之后,我是间隔了一段时间才回到花样滑冰的工作当中,刚刚退役时,因为运动员心理有一点点抵触花样滑冰。大家知道专业竞技的运动员,在体能和专项上的训练是非常枯燥艰苦的,如果当时拿到了好的成绩对于之后的运动生涯会有更多的持续,给予你更大的鼓舞,但是相对来讲对于成绩一般或者成绩稍差的运动员,之后对于这个专项会有很多的抵触。我认识的很多运动员,其实都有同样的心理,因为花样滑冰是需要长期训练的项目,我们都是从五、六岁开始练到了二十几岁。到了运动生涯快结束的时期,就会比较抵触这项运动,尤其是比赛前大运动量超负荷的训练,每天重复同样的技术动作,非常的辛苦与枯燥。

相反,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离开、冷静之后又回到了花滑工作,还是因为对这个项目有很多不舍,花样滑冰有非常迷人的地方。之后进行花样滑冰教务以及裁判的工作,完全是凭着自己的这股热情。

SC:您是什么时候开始裁判工作的?
黄峰:我在2001年考到了裁判证,2005年成为国际裁判,2011年通过国际滑联单双人裁判的考试,2012年通过了国际滑联冰舞裁判的考试。这些年裁判的生涯,也让我认识了更多花样滑冰的裁判、花样滑冰协会的工作人员以及教练和运动员,认识更多的人会让我对花样滑冰有更多的理解,同时更离不开花滑这个圈子。裁判的收入是非常少的,举个例子,一个国内最高级别的全国比赛,裁判的补助是500-800人民币左右,国际的比赛像是世锦赛,对于裁判的补助就是200美元或者200欧元,所以支撑每个裁判员的就是对于花样滑冰的热情。很多国外的裁判包括一部分国际滑联的工作人员都是有自己的职业,兼职来做花滑的相关工作,大家的共同点就是对花样滑冰的热爱,希望能有更多人关注喜爱花样滑冰,并参与其中。

SC:您可以谈一下在一个赛季中裁判的工作流程吗,比如说赛季中怎么确定由谁执裁哪个比赛?
黄峰:我先说一下国内,我是中国花样滑冰协会的一名裁判员,每一次国内的比赛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都会下达文件对每一个单位进行指派,点名指派哪一名裁判员参加比赛的裁决。其实也有很多网友问我怎么考裁判,我在这简单介绍一下。我当时在吉林省花样滑冰队退役之后,直接通过吉林省体委考取了裁判员的证书,当时是一级裁判。从一级裁判过渡到国家裁判还需通过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组织的裁判学习班的考试,之后才能达到国家级裁判。然后由中国花滑协会申报到国际滑联,通过国际滑联的考试才能成为国际裁判。

图为黄峰童年 (照片由黄峰老师提供)

花滑选手都很“外向”

表演滑是整个比赛的最后环节,凝结了所有人的期待与感谢,是狂欢也是告别。作为表演滑集体舞的编排,黄峰以他的视角看到了与平时“不一样”的运动员们。

SC:在为COC和世锦赛做表演滑集体舞蹈编排的时候遇到过什么有趣的事?
黄峰:大家看到很多花滑运动员在场上都是光鲜亮丽的,但是在他们做集体舞的练习时,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穿着,有人还是和训练一样穿的很干净很正式,但是很多运动员因为前一天的比赛非常劳累,他们的精神状态包括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所以大多数人看起来还是比较颓废。另外,比完赛之后运动员之间会有聚会,他们会熬得很晚,所以第二天起来千奇百态,各种各样的穿着,非常有趣。但是大多数运动员还是非常配合我,包括开场和结束的编舞。

SC:赛场下的运动员是怎样的?表演滑排练时会不会有特别活跃的运动员?
黄峰:很多的运动员在赛场上给大家的印象是很成熟或者有一点内向,其实大多数花样滑冰运动员都是非常外向的,由于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训练,以至于很多运动员的性格非常像小孩子,很纯真。比如Denis Ten,他是非常有创意的运动员,在世锦赛的时候他会给我很多建议,有一段是整体男单入场的表演,都是他自己编排完成的,我让他来教其他运动员,这样我自己也会节省很多时间。比较调皮的是,现在男子单人滑年纪比较小的运动员阮南,很调皮,我说一句话他可能会再说两句,然后再重复的问我相同的话。俄罗斯的女孩可能因为英文不太好,所以跟其他的运动员交流的不太多,她们与其他国家的运动员相比更像小孩子,虽然有的已经拿到世界冠军,比如说图克塔米舍娃,而拉迪奥诺娃更是非常“小女生”的运动员。所以她们在场上表演的东西,跟在场下还是有一些不同的。多数的运动员还是非常孩子气、很纯真、很单纯,很多大牌的运动员一点架子也没有,非常随和。

SC:他们在正式表演的时候会不会自由发挥?
黄峰:比如说戈米沙,他经常会在场上有一些自己的发挥,有时会和其他运动员商量好之后加一些小创意和新情节。大家知道羽生结弦和宋楠是同期在世青赛比赛的选手,经过常年的接触他们是很好的朋友。我记得在2011年中国杯,整个表演滑结束后,他们还进行了跳跃的比赛,现场的气氛非常好。

“小将”与“新秀”

今年三月的上海世锦赛上,中国队双人滑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绩,冰舞相比去年也有了很大的进步,于是很多冰迷期待在下一个赛季看到男单与女单有所突破。

SC:今年上海世锦赛,中国队在双人滑这个项目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可是男单女单最好的成绩是第七名,您认为中国男、女单人的运动员与世界最顶级的选手的差距在哪里,哪些方面比较薄弱?
黄峰:首先闫涵他的整体素质是具备进入到前三名的,男子单人滑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很多运动员都在一个水平面上,无论是从技术来讲还是从节目内容分来看,他们的水平几乎是相差无几的,那么就看临场发挥。

在上海世锦赛的时候,闫涵的短节目发挥还是比较好的,虽然有一个跳跃步法的滑出,但整体表现是不错的。他的短节目第三个跳跃,原计划是放在节目后半段做,会有10%的加分,可能是由于一些裁判计时的小问题,这个跳跃没有被计入到后半程,他损失了10%的分数,这么微小的分差导致他短节目没有进入到前三,从第二名到第六名的分差非常小,所以说他的短节目如果进入到前三,那么中国男子单人滑又有一个新的突破。我刚才举得这个例子是说,其实闫涵是有能力进入到前三名的,那么下一步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体能。在索契冬奥会的时候,他的表现在技术难度完成的情况下来看还是比较不错的,是他平常训练的水平。那么大家可以看到在世锦赛包括上个赛季整个的大奖赛上,他在编排上有很多突破和创新,但是由于他的体能没有跟上,导致他的很多技术动作在后半段失误,同样是体能的问题使得他编排上的细节没有展现出来。

SC:上个赛季他是不是因为中国杯相撞事故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黄峰:其实相撞事故对于他的影响没有那么大,我了解的闫涵,他的内心是非常强大的。我觉得相撞事故只对于COC(中国杯)后的法国站有一些影响,但是大家也看到了,在COC那么严重的撞击下,闫涵还是回到赛场继续完成了比赛,对于整个中国花样滑冰队也是一种鼓舞,对于他自己也是一次磨练。这个赛季在加拿大编排期间,劳瑞·尼克尔老师是非常喜欢闫涵的,因为他有很多方面,包括身体素质、滑行技术等跟陈伟群选手是非常像的,但是性格方面与陈伟群又很不同,所以劳瑞·尼克尔对闫涵非常感兴趣,而且闫涵和劳瑞·尼克尔老师很投缘,两个人在一起合作一年比一年好,所以闫涵现在唯一要解决的就是体能问题。他的上体姿态问题,以前是影响了他的节目内容分,但是这一点他自己以及他的教练都注意到了,在这个赛季上大家应该可以看到他在表演上会有很大的突破。其次,我是希望闫涵能在跳跃上有更大的突破。在他还是青少年选手的时候,还没有完成三周半跳和外点四周跳之前,他就已经完成了萨霍夫四周跳,大家也知道闫涵的三周半跳是可以当做GOE(执行分)加3分的示范性的跳跃,他的后内四周跳也是完成的非常漂亮的跳跃,但是由于这几年要攻克体能和表演等方面的问题,一直没有尝试做后内四周,这是很可惜的事情。我在看他训练时也经常鼓励他尝试这样的难度,其实之前他是有计划做的,但是估计这个赛季之前的几个比赛他是不会使用这样的难度。

李子君也是我看着她长大的一个运动员,她有很多的契机能够让她走到今天成为中国女子单人滑领衔的运动员。首先,她赶上一个很好的机会跟随李明珠老师在美国训练了两年,之后又跟随李明珠老师进行了四年一个奥运周期的训练,这个训练是非常成功的,但是由于她青春期身体发育的问题,包括体型的变化导致前两个赛季的成绩不太理想。上个赛季上海世锦赛上短节目拿到了第五名,对于她个人来讲是很大的突破,但是她和闫涵存在一样的问题就是体能,包括心理上的压力没有很好的解决,所以上海世锦赛自由滑出现了的失误。

SC:说到心理压力的问题,国家队是专门聘请了心理咨询师为运动员进行心理辅导吗?
黄峰:花样滑冰部还有国家队都会针对每一个运动员来请一些体能、心理等方面的老师来帮助运动员,解决身体素质和心理的问题。其实每一个成绩好的运动员,都会有心理和体能上的指导老师。

SC:您知道下个赛季金博洋要升到成年组了,很多人对他期望很高,同时也有人担心他选择了比较困难的日本NHK站,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性格的运动员,能不能承受升组的压力?
黄峰:金博洋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选手,他的天赋可以说是全面性的,尤其在跳跃和爆发力方面,他也是我国花样滑冰的希望。第一次在成年组出现,对于他的压力是特别大的,但是他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去适应这个压力。今年就是锻炼金博洋的一个赛季,可以说到平昌之前所有的比赛对于他来讲都是锻炼。只有在世锦赛、平昌冬奥会甚至2022北京张家口冬奥会时,才是金博洋大放异彩的时刻。他自身的跳跃能力是超常的,但他的滑行技术还有表演,就是我们经常说的节目内容分,是他目前来讲很欠缺的地方。我是看着他从小比赛一步一步成长起来,在他非常小的时候,就是在他做两周跳的阶段,他的表演其实是挺出色的。好的跳跃技术需要很快的滑行速度作保障进入到跳跃当中,他的滑行技术的基础非常好,那么后期由于攻技术难度,很多时间只把注意力放到了跳跃上,缺少了一定的时间来进行滑行技术的练习,我相信他这方面的潜力还是非常巨大的。而且我们国家培养一个运动员,大家可以看到李子君还有闫涵,近几年来他们的表演水平在不断提高,因为我们找了国外的老师来为我们的运动员进行编排,不单单是节目很出彩,而且在整个的编排过程中,运动员也学到了很多东西。而金博洋,我估计在明年的时候就会找类似的编排老师,进行编排上的加工。我很看好金博洋,但是大家要给金博洋更多的时间,目前他在大赛的心理上还是比较稚嫩一些,他参加的世青赛包括在大奖赛的总决赛上,就只有一次发挥的特别好,而在争奖牌争冠军的时候,他的心理承受力还是差一些,所以说造成很多的技术难度在临场发挥上还是有一些失常。

SC:但是他还有很多比赛可以去磨练自己
黄峰:对,他有很好的基础,首先跳跃难度是衡量一个优秀运动员的标准,上个赛季的全国冠军赛上他尝试了做四个四周跳,虽然有失败,但是尝试对于他来说就是非常大的突破。但是也有可能他在成年组会有一个非常惊人的亮相,这是有可能的,但是我们还是要给他时间。

SC:现在很多冰迷都在探讨艺术和技术方面孰轻孰重,您是怎样理解这种讨论。未来的趋势是怎样的呢?
黄峰:首先从青少年来讲,为了往更高层次更高水平的方向发展,技术更重要一些。大家可以从世青赛的分数上看出来,有一个很明显的趋势,在青年组运动员比成年组少一个技术动作的基础上,大多数运动员的技术分是高于节目内容分的,同时青年组运动员他们的表演需要更内心化、细腻化的调整才能过渡到成年组的水平。其实花样滑冰的新系统修改规则之后对于运动员的要求是更全面了。前几年刚刚改革成新系统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很多的运动员不尝试做高难度的动作。孰重孰轻其实两者都重要,一个好的运动员,能拿到世锦赛和奥运会冠军的运动员无疑是两方面都做的非常完美。

花样滑冰是艺术和体育最完美的结合

7月31日,2022年北京张家口冬奥会申办成功,冰雪运动即将迎来属于他们的时代。作为中国冰雪人,黄峰的工作与生活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SC:7月31号那天下午您在做什么?
黄峰:7月31日晚上世纪星滑冰俱乐部办了一场三亿人上冰雪迎冬奥的晚会,我当时还在彩排现场,当时整个彩排现场欢呼成一片,很多人拥抱在一起。

SC:当时您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黄峰:非常非常激动,首先觉得很骄傲,作为中国人,作为中国冰雪人,这是非常非常自豪的事情。其次呢,感觉很幸运能生在这个时代。无论是从政府还是体育总局包括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他们付出非常大的努力,才能争取到这个结果。可能一些冰上项目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还稍微高一些,而很多雪上项目中国在国际体坛的地位不是很高,所有的世界锦标赛、奥运会都是向世界展示中国的一个过程,我们能够通过冬季项目来展示更好的中国。

SC:申奥成功以来,您觉得自己的工作与生活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黄峰:首先是大家更有干劲了,所有的跟我接触的同事,觉得不单单是裁判以及专业竞技类比赛这方面,大家觉得冬奥会这个目标一天一天离我们更近了。其次在我工作的俱乐部,肯定会有更多人进入到俱乐部来学习花样滑冰,冬奥会对于我们整个冬季项目来讲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SC:会不会有身边的朋友来向你了解2022北京张家口冬奥会或者来了解花样滑冰这项运动?
黄峰:每一个我身边的朋友在很久不见之后,包括电话联系以后,第一反应是和我谈冬奥会这件事,这让我很感动很骄傲。

SC:您知道“安利”这个词吗?如果让您给一个对花滑还不怎么了解的人“安利”花滑,您会怎么卖这个安利?
黄峰:花样滑冰是艺术和体育最完美的结合,花样滑冰是全身型运动项目有助于健康体魄的塑造,同时也是起步非常低的一项运动,欢迎大家来参与花样滑冰这个项目。申请2022年冬奥会成功,对于所有的冰雪项目来说是非常好的时机,现在(冰雪运动推广)做的非常好的是我们邻国日本,在花样滑冰商业推广上是最成功的国家,它把目前日本的高水平运动员都推广成明星一样。这方面还是需要更多媒体的朋友们,多来了解花样滑冰,其实我们的运动员身上有很多的闪光点, 包括有很多运动员颜值非常高。

视频为黄峰对于中国花样滑冰的愿望

结束语:在整个采访中,黄峰先生一直提到一句话:“花样滑冰是艺术与体育最好的结合”,而他所展现的个人涵养更加印证了这句话,温和、从容、努力、坚强这些优秀品质,是花样滑冰带给他的收获,也是他以自己的方式给花样滑冰的回应。无论年年岁岁怎样变化,不曾变过的是他守护花样滑冰的那份坚定。

(SkatingChina讯 记者/仲昭玮 编辑/仲昭玮)

本网站所有独家专访文章,均不允许任何形式的全篇图文转载

2 评论

  1. 鲍丽

    太棒了👍花样滑冰需要这样的推广👍

    回复
    • SkatingChina

      非常感谢您的认可!请多指导监督!

      回复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