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漫漫长旅,倍道兼行

——庞清/佟健的花样滑冰推广之路

导语:3月26日,五星红旗在“海上王冠”--上海东方体育中心升起,这是庞清和佟健最后一次站在世锦赛的领奖台上。 牵手22年,16届世界锦标赛,两金一银三铜的成绩,这是他们竞赛生涯的结束,也是另一段生活的开始。退役之后,他们在大学开讲座、参加冰演、举办花样滑冰公益课、创立“爱滑冰”公共账号,以自己的方式在继续着热爱的事业。SkatingChina记者有幸采访到庞清/佟健,和他们畅谈退役后的生活。

行胜于言

在出征索契前,庞清和佟健提到自己所定义的“梦”,就是希望能够做到“修善其身,兼济天下”。他们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推动花滑及冰雪事业的发展。2015年7月底,“爱滑冰”微信公众号上线;9月13日,第二期冰上公益课成功举办。言而有信,以行证言,庞清/佟健以他们的实际行动在向世人阐释他们对于“梦”的理解。

SC:二位在近期推出了主要以微信为平台的花样滑冰公众号“爱滑冰”。请问当时做这个公众号最直接的契机是什么,为什么用微信作为媒介?
佟健:筹划是从六月底开始,包括建立一个团队和志愿者的招募。人们现在的生活方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接收一些新的信息可能从新媒体的角度来讲更容易、更简单、更便捷。我们觉得以往推广花样滑冰的方式过于单一,我们现在要不要借助新媒体的方式做一个推广。公众号只是我们计划的前期,下一段时间会有app的推出,我们也会结合线上的推广、线下的公益课,把它做成一个对于冰迷实实在在的福利。

图片来自微博:爱滑冰官博

SC:刚开始筹备建立“爱滑冰”公共账号的时候,是否得到了一些圈内朋友的帮助?当时对它的预期现在完成了多少呢?

佟健:我觉得以我们的角度来讲,从花样滑冰的专业到经验,我们算是这个圈内的专家了,但是从公众号、媒体或是从网络这个角度来讲,我们都还是新手,也就是平时用微信和朋友聊聊天的一个正常用户,所以说我们肯定需要专业的人参与进来。让我们感觉到很欣慰的是,这么多年收获了很多冰迷,这些冰迷里面有很多人都非常支持我们的想法,所以人员的募集速度也很快,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人参与管理、执行这些事情。我们现在的队伍还在不断的壮大,包括下段时间可能会有很多的表演、赛事和公开课,我们希望把公开课做的更好,所以从工作量来讲,我们觉得现有的人员是不够的。通过朋友介绍,包括整个“爱滑冰”现有的吸收的人群当中,选拔一些人加入到我们的团队当中。希望有更多有爱心的人,想要推广花样滑冰这个项目的人,喜欢花样滑冰的人,想让更多人知道花样滑冰的是什么的人,来加入到我们的团队当中。我们的公共账号大概上线了二十天,三个星期左右的时候,注册用户就已经到达了两千多人,我觉得还不够,但是我们团队做技术做互联网的人,觉得这个数字让他们很兴奋。我们最多的浏览量在四万六左右,现在的态势很好,但是希望有更多高附加值的信息能够推送给冰迷。

SC:那现在“爱滑冰”这个团队是怎样的分工,有多少人?二位担任的是怎么样的角色?
佟健:现在团队主要分三块,第一个是互联网这一块,另一个是赛事、冰演这一块,还有的就是花样滑冰培训这一块,我们俩做的是核心的花样滑冰赛事、表演、培训这一块。目前,我们需要做好的就是花样滑冰公益课,全力以赴把推广做好,现在是一个月做一次(公益课),等到志愿者包括整个团队磨合地比较熟练以后,可能会一个月做两次(公益课),如果加入的爱心教练员比较多了,他们可以帮我们分担一些,就可以一个月做四次公益课,每个星期都有一次。但是我们会对这个公益课有一些要求,现在是希望通过公益课发掘一下比较好的运动员,如果他们有梦想,想成为2022年代表中国队参加奥运会的选手,我们来帮他们实现。所以说我们公益课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花样滑冰是什么,另外一个就是想通过这个活动发掘一批比较好的运动员,这样以后能为咱们国家队输送更多的优秀人才。

图片来自微博:爱滑冰官博

SC:您刚才已经好几次提到花滑公益课这个活动,前一阵也进行了第一次的尝试,那一次活动的效果怎么样,参加公益课的学生大概是怎样的水准?
佟健:我们是这么想的,第一次面向所有的大众,不按年龄分,主要进行了尝试。一开始就觉得我们的人手不够,把上限定到了30个人,但是现场还是去了60个人,后来我们就把上冰的人数变为10多个人一组。还是很感谢这些冰迷,因为第一次场地,包括整个硬件条件、所有的接待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好,因为我参加了太多的比赛、表演,我希望整个公益课井然有序,大家能得到期望以外的活动。当天去了很多的小选手,还有冰迷,我们觉得非常欣慰的、很开心。

SC:那有没有看到比较有潜力的小选手?
佟健:有一个,我问他你跟谁练习?练得很好,他说跟安龙鹤老师练习,我就说你的滑行还有整个基础都练得不错。因为我跟他说了每个蹬冰质量是什么样的,然后发现他是所有小选手中练习的最好的。

SC:除了公众号还有公益课,有没有想过其他的推广花样滑冰的方式?二位是否还有拍摄花样滑冰纪录片的计划?
佟健:我觉得刚开始时事情还是比较繁琐的,庞清也说不像是以前把自己的训练计划安排好就可以,那现在的整个教练员团队、执行团队,所有这些事情也比较多。目前来讲,我们先把第一步做好,至于接下来,你所说的这些都会按照计划一步一步往前推。

SC:二位在去年参加了《中国梦想秀》这个节目,有没有想过和电视媒体合作?比如说最近韩国的金妍儿做的《kiss&cry》的综艺节目,是否想过跟类似的电视媒体合作,这样会有更大的平台去推广花样滑冰?
佟健:上次我们去参加了《中国梦想秀》。我们为什么去呢?不是说是为了博得别人的眼球,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确确实实希望媒体能够多关注花样滑冰,多做一些有质量的纪录片出来。但是我们到现在也没有看到,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问题,但是也给我们提了个醒,要去做这个事不要依靠别人,我们就身体力行,能做成什么样就做成什么样,能往前推一步就推一步,能推半步就推半步,但是我们要做的就是踏踏实实把这个事情做实。

再次出发

今年五月,庞清佟健在北大做讲座时提到,他们正在适应退役后转型的生活,而现实中的状态并没有做运动员时那么简单。几个月过去,庞清佟健已经从各个方向找到了自己的定位,无论是参加商演、做教练,还是推广花样滑冰,他们一直在不断挑战,不断超越。

SC: 现在二位也参加很多商演,有没有想过建立俱乐部?现在有没有与一些具体的媒体公司、体育公司合作的想法?
佟健:现在有很多人在跟我们谈如何建立花样滑冰俱乐部,但是现在首要的事情就是多多补充“营养”,去深造去学习,从理论上充实自己,所以说俱乐部的建立这是一个选项,但是首要目的就是回到国家队,帮助闫涵、关宇航做一个技术指导,跟他们教练商量着做一些训练安排,也见到一点点成效。闫涵最近合了一个自由滑,做了两个四周、两个三周半,只有一个三周半翻身了,其他的都滑的不错。关宇航现在可以在节目中做三个四周,一个三周半,而且也都能完成,所以说今年他俩的比赛冰迷可以期待一下,我们也希望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放在帮助他们上面。我们现在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是放在深造和学习上,也为国家队的队员们做一些服务,业余时间做一些花样滑冰的推广,现在还没有完全的时间去放在俱乐部的建立上。

SC:之前在上海世锦赛的发布会上也提到过会有出国学习深造的计划,那目前的学习在什么方面以什么样的形式进行的呢?
佟健:在国内(学习),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拿到国外大学的允许(录取函),可以去出国学习,但是现在包括国家队有这样的需求,还有如果我们走了一段时间推广谁去做呢,所以说现在还不能离开国内,要全力以赴的把精力放在这。

SC:二位比赛时的艺术表现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是很多年轻选手在这方面还有所欠缺,你们现在正在国家队做教练,平时在执教的过程中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把经验传授给他们?
佟健:从艺术表现力这个角度来讲,首先要熟悉运动员,熟悉选手们的编排,所以说是需要时间的。从一段时间与他们的合作当中,主要还是进行训练计划、心理方面的调整以及细小的连接上的改变。深刻的艺术表现力方面的改变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
庞清:我认为主要是分两方面,首先你要有外在的肢体,然后再有内在的力量爆发出来才能找到自己的风格,所以我现在也在跟他们说,你们要有自己的风格,让我去慢慢发掘你。现在就是给他们规范肢体动作,让他们慢慢找自己心里的感觉。

SC:心里的感觉会不会根据年龄的增加、阅历的丰富变得越来越好?
佟健:最关键的还是你自己的意识,你是不是要把自己的关注点,包括自己的训练方向、训练重点向这方面倾斜一点。有人滑了一辈子,可是艺术表现力还是跟以前差不多,只是在技术、熟练度上有所不同,所以说我觉得这个是需要引导的。

图为庞清/佟健接受记者采访(摄影 仲昭玮/SkatingChina)

SC:现在无论是男单还是双人滑,上难度都上的非常快,今年双人滑很多选手在做抛四、捻四这样的动作,但是有很多选手都没有你们这样的艺术表现力,无论是单人还是双人,你们觉得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怎样的?
佟健:最关键的一点是你想要什么,认为花样滑冰是什么。如果你认为花样滑冰是技术性更强的,你对技术更感兴趣就向技术方面发展;如果你觉得花样滑冰是除了技术之外还有很多想要达到想要追求的,可能技术虽然很重要但并不是你的全部。所以说我觉得这是每一个运动员的选择,至于从规则上来讲大家也可以看到,几年这样几年那样。比如说2002年左右,中国男单运动员已经能做出四周跳了,可是做出来了在比赛上也不被认可,人家说你中国运动员只会跳,而现在包括国外选手都向技术方向发展了。今年的规则也有些改变,有些简单的动作把分值提高了,难度大的动作的分值却降低了,为什么这样做呢?他们也是在考虑花样滑冰是往纯技术方向发展,还是往艺术的方向发展,ISU作为行业的指引者,他们也在调整方向。但是从去年的比赛中看到,老百姓觉得这个选手好,但是结果却不一样,然后意识到这是比赛,毕竟有竞技难度在里面,那这个难度能起到多大作用呢?他们就要有一个把握,包括今年分值的降低和提升,是有一个尺度的。
庞清:他们(ISU)是在一点一点的做尝试,在进行调整。
佟健:但是我们俩觉得,为什么我和庞清参加了十六届世锦赛,十三届都在前五名,我觉得花样滑冰还有一个基础,就是你的艺术表现、对花样滑冰的理解、滑行技巧、能力水平,它是在一个高度上,如果你的技术水平有提升,就会在这个基础上有所提升。就像前一段时间我们去参加一个采访说道,可能花样滑冰它分一个档次,从艺术表现上它会分A、B、C三个档次,A类是世界前几名,B类可能是世界前十五名,C类是能参加世界锦标赛的水平。有一部分运动员,有的时候成绩一下就上去了,有的成绩一下就下来了,他可能就是在技术完成上有一个标准,比如说他完成好了技术提升的很快,技术动作完成不好了一下又看不到,因为他的艺术表现和滑行档次没有让人认为他是一个非常好的运动员。所以说我们两个为什么能一直在国际舞台上这么长时间,就是我们两个比较重视艺术表现力和滑行技术,我们退役以后还是在从事花样滑冰的表演。冰演里就很直接了,如果你滑的不好看都是技术,观众还不如去看比赛,为什么要来看呢?就是表演者对故事的理解、音乐的感悟有没有打动观众,如果你真的很好,下一次观众还是回去看,看一看你又带来什么样的新故事。我们两个的感受就是,花样滑冰除了技术还有其他很多值得做的、推敲的东西。

SC: 这个暑期,二位参与了The Ice的商演。作为一个亲历者,日本现在整个花样滑冰的市场是否依旧繁荣?比中国领先了多少?有什么经验是我们可以借鉴的?
佟健:我觉得中国(花样滑冰)发展的速度,谁也不可预期,说不定两、三年之后咱们就达到那种水平了,谁也说不准,毕竟中国的人口基数非常大,如果我们有1%的人去关注花样滑冰就很厉害了。
庞清:我觉得现在还是推广的不够,很多人还是不知道花样滑冰是什么?冰雪项目是什么?原来我们出去,会有人问:“你们是练什么的?滑冰,是速滑吗?”现在情况好多了,但是也有很多人不知道。
佟健:很多人想为冰雪项目做一些扶持、投资,但是他们不知道做什么,能想到的就是赛事,但是花样滑冰除了赛事还有其他很多载体,比如说表演,就是连表演都有很多形式。我现在唯一遗憾的就是,我从03年开始做商业演出,每年都在做,但是每年都在外面做,为什么不能把这些拿到中国来?现在2022年申冬奥成功了拿到了主办权,那在举办之前我们能不能把我们的冰雪市场丰富起来,如果我们不去做这件事去推动这件事,就几乎没有人能那么熟练的做这个了,所以说我们就希望多做一些推广。

SC:我们SkatingChina这个网站的建立,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受了您二位的启发,您对SC这个网站或者对最近新起的花样滑冰的新媒体有什么建议和意见?
佟健:不能说有什么建议吧,就是咱们共同努力把花样滑冰这个项目快速的推向社会,让越来越多的人去熟知。花样滑冰是非常有内涵的体育运动项目,不仅可以让你进行身体上的锻炼,是健康生活的选择,同时也是时尚和艺术理解的结合体。在参与这个项目的过程中,包括观看比赛和表演,会有体育之外的艺术享受。

后记:体育世界正在朝多维度的方向发展,花样滑冰也不例外。退役后的庞清/佟健,也同样用着多维度的方式诠释着对这个项目的热爱。2015年上海世锦赛后,不少以微博和微信等社交网络作为主要媒介的花样滑冰推广项目开始启动和运作,我们与庞清/佟健的访谈也由此展开。 虽然形式不一,但每个热心于花样滑冰发展的媒体都有着相同的目标;也正因为发现那么多与SkatingChina “志同道合”的群体正在共同前行,我们才更觉得梦想虽在远方,但非遥不可及。

(SkatingChina讯 记者/仲昭玮/季早樱 撰稿/仲昭玮 校对/汪莹瑕 )

本网站所有独家专访文章,均不允许任何形式的全篇图文转载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