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专访戴维斯/怀特:我们的路

导语:戴维斯/怀特不仅是美国历史上最成功的冰舞选手,更是世界冰舞史上最伟大的组合之一。牵手近二十年,他们获得了六次全美锦标赛冠军,五次大奖赛总决赛冠军,两次世锦赛冠军。摘下索契冬奥会冰舞之冠后一年中,戴维斯/怀特选择将生活重心转移,在冰场外寻找不同的人生。继2015年花样滑冰世锦赛开幕表演之后,戴维斯/怀特这个夏天又来到了中国参加了“冰上雅姿”的巡演。SkatingChina记者有幸在演出后获得了采访机会,听他们畅谈过去、当下和未来。

图为戴维斯/怀特在2015年世锦赛开幕式上的表演(摄影 刘睿阳/SkatingChina)

牵手同行:十七年风雨路

看似一帆风顺,成名前的挫折鲜为人知。每一个低谷都是冲上高峰前的沉淀。伤病或遗憾,回头看来,都是人生宝贵的经历。

SC  作为美国历史上搭档最久的冰舞组合,怎样保持搭档的关系?
Meryl  在我们的搭档关系中,最重要的就是立足当下的态度。如果将注意力过多放在大目标,或者是十年后的事情上,你会变得不知所措,短期目标才是更可实现的。

SC  许多人认为你们的职业生涯走得很顺畅,你们是否遇到过低谷?
Meryl  在2005年,Charlie打冰球而使脚踝骨折,因此我们无法参加全美锦标赛的资格赛,同时失去了国际比赛的参赛资格。那时正值上升期,这种缺席不利于我们的进步,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年其实意义重大。不能滑冰时,我们反而意识到对这项事业的热爱,那时候才真正长大了。自此以后,我们学会感恩,也更加努力训练。类似的事有很多,比如2009年以0.04分之差错失世锦赛奖牌。
Charlie  正如Meryl所说,很多低谷现在回想起来并不像我们以为的那么糟。在那时因微弱差距没能登上领奖台,我们觉得很难接受,但在下一年的奥运前夕,这又成了一种动力。每当午夜醒来,0.04分的微弱差距就会不断浮现在脑海里,正因如此,第二天我们才会更加努力。

SC  2009-2010赛季你们有很多突破,第一次赢得了总决赛冠军,夺取了冬奥会的银牌。是什么使你们在那个赛季取得了成功?
Meryl  年复一年,我们开始因为能够继续滑冰事业而感恩。我们时常审视自己在比赛中的样子,花很多时间回放视频以及分析,那时我们还是一对技术型选手,需要提高表现能力;2009年世锦赛后,我们开始意识到确实需要加强另一方面的能力了。在2009-2010赛季,我们有信心成为能够兼顾技术与表现的全面型选手,此后四年也专注于这个目标。

SC  许多温哥华冬奥会的奖牌获得者选择休赛一年。在温哥华奥运会之后继续训练对于你们来说是否困难?当时你们对索契的有什么想法?
Charlie  很困难。(温哥华)冬奥会是我们所能够想象的最高的目标,尤其还在那里取得了一些成功。那时斗志有一些回落, 因此重新出发是个挑战。但即便挣扎,收获却依旧丰富:我们意识到不止要取得成功,还要成为最好,为此我们需要从音乐、编排等等入手。这些挣扎的情绪引出了一系列思考,帮助我们走向2014年。

SC  在2010年以及之后的四个赛季中,世锦赛冠军一直在你们与加拿大选手间产生。与主要对手一起训练是什么感觉?Marina 又是怎样在你们、加拿大选手以及其他一流选手间分配时间?
Meryl  Marina在这方面做的很好。很难想象怎样同时指导世界上最好的两组竞争对手——分配时间是一个挑战,更难的是为不同组合作出不同的创新,特别是我们与Tessa和Scott的风格不同。与Tessa和Scott共同训练这件事,我们只抱有积极的看法。我们本来就是一对很上进的组合,看着极具天赋的主要对手每天出现在冰场,虽然很难,却是最能推动我们积极性的事。

厚积薄发:索契冬奥终登顶

温哥华后到索契前的四年中,戴维斯/怀特只被击败过一次。他们以极高的呼声进入了冬奥会的赛场,而这正是厚积薄发的成果。紧张、自信、感动……时间倒回到一年多前的那个冬天,他们会怎样描述当时所思所想?

图为戴维斯/怀特2013-2014赛季自由舞(摄影 汪莹瑕/SkatingChina)

SC  在2013-2014的大奖赛前,你们参加了美国国际经典赛。在此之前,你们并不常参加这些夏季赛事。所以为什么选择参赛呢?
Meryl  我们希望在奥运赛季前能够将我们的素材尽早地展现出来。通常选手会将巅峰状态放在三月份的世锦赛,但是在奥运赛季,这种巅峰则需要出现在一个月前的冬奥会。我们在九月份开始新的赛季就相当于往常的十月,所以整个周期是相似的。我们也很想确定两套新节目能够有好的反响。此外,奥运赛季前的休赛期我们没有进行任何商演,提前做好了准备。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们在美国经典赛上状态很好。

SC  在冬奥会前你们保持了不败的战绩,在团体赛时,很多顶尖选手只选择比短节目或自由滑的其中一项,而你们却比了两项,这是为什么?
Charlie  我们想尽可能做好(笑)。事实上这是赢得另一枚奥运奖牌的机会,人生中这样的时机少之又少,这是我们对待任何比赛的态度,也是我们的优点。竞赛蕴含的哲学就是抓住任何机会。冬奥会让人在精神上感到疲倦,项目间的间隔非常短,挑战性也很大。但如果让我们再选择一次,我们依旧会这样做,机会只有那么一些。

SC  人们常说要在对的时间保持最佳的竞技状态。在团体赛时,你们的状态已经达到了巅峰,怎样将这种状态从团体赛保持到个人赛?
Meryl  说真的,这也是我们当时想的问题:如果不能在个人赛中有同样优秀的表现该怎么办?这让人害怕。但在过去两个赛季我们的状态一直稳定,得益于建立了时刻准备竞赛的心理系统。即便奥运会上三周两场的比赛让我们有些紧张,但经过与教练更多沟通后,我们意识到,几年来的坚持训练让我们准备好了以最佳状态面对比赛。所以正如Charlie所说,四次在奥运赛场上表演的机会,对于我们只有益处。

SC  在奥运会上的另一个挑战就是你们在团体赛中和个人赛时都是最后一个出场,所以热身后和正式比赛前的等待时间很长。你们怎样在这段时间内保持专注与状态?
Charlie  这不容易,尤其在奥运赛场上,来自全世界压力慢慢地吞没了你(笑),所以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焦虑。通常等待时间越少就越好。但是另一方面,我们意识到可以为比赛打上惊叹号。在此之前,我们已在比赛中经历过任何可以想到的情况,奥运会也应与往常一样。有了这个思维,你就能释放一些压力了。

SC  站在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上是很多选手梦寐以求的,而你们做到了。可否回忆那个瞬间?在稍晚的颁奖颁奖典礼时是否和赛后颁花仪式一样激动,或者情绪更加浓烈了呢?
Charlie  同样的兴奋。我们感觉很幸运,有两个分开的颁奖仪式,可以延续那种梦想成真的感觉。站上奥运最高领奖台令人疯狂,感觉很不真实。你可能知道我们放了多少心思在比赛中,但是我们的心思却不曾摆在是否能赢得奥运冠军这件事上。站上领奖台时,我们有了看待整个过程的视角。在那个时刻,我们很感激所有为此付出的人,包括我们的父母、教练、家庭、美国冰协以及裁判。旁人在我们的成功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我们很幸运自己能够有这种想法,这使得这一段经历变得更愉快了。

后索契时代:开启人生新视角

索契冬奥会后,戴维斯/怀特决定暂时休息。生活的节奏却没有因此放慢,《与星共舞》成为新生活的起点,多年的搭档成为了对手,舞池中的他们依旧表现夺目。或走到最后,或遗憾离场,舞池上的比赛结果与参加节目的初衷无关。而在两对曾经主宰冰面的组合淡出赛场的这一年中,冰舞的领奖台有了前所未有的变数。新秀百花齐放,戴维斯/怀特以他们独特的视角,为我们解读了这千变万化的冰舞世界。

SC  你们在索契后的一年非常忙碌,也作了很多有趣的尝试,比如《与星共舞》。这个节目恰好在冬奥会之后,而且与Stars On Ice共同进行,你们怎样安排这些行程以及排练时间?
Charlie  我其实不太记得,记忆太模糊了(笑),开玩笑的!但行程确实很紧张。尤其是《与星共舞》,每个礼拜都需要学习很多新的内容。搭档不得不和我们一起飞往各地,每天我们都会花四五个小时在舞蹈室,而晚上则会进行Stars On Ice的表演。这种体验非常真实,当然也让人精疲力尽。奥运会获胜后我们有了一个人生新视角,我们没有理由怕累,现在的我们不需要训练,至少眼下不需要马上训练。参加《与星共舞》很疯狂,也很有趣,当然了,Stars On Ice这个大家庭对于我们来说也很重要,所以在大部分时间内能够同时参与两者是很特别的体验,但是真的很忙。
Meryl  去年的Stars On Ice是紧跟着冬奥会的,这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去分享在奥运会上夺金、将荣誉带回祖国的经历。在巡演过程中,我们的其中一个节目就是冬奥会的自由舞,可以跟美国观众分享这个节目,我们很感动。

SC  《与星共舞》的经验对你们的冰上表演有帮助么?
Meryl  当然,它打开了我的视野,帮助我认识新的风格和动作,同时让我善于用不同方式去表现一些动作。我比以前更爱舞蹈了。

SC  在《与星共舞》的过程中,Charlie在早期是领先的。你是怎样快速进入舞台表演的状态,与不同的舞伴很快融合?
Charlie  我们开始使用的是一个现代舞,是我们所有的比赛舞蹈中与花样滑冰最接近的一个。当然,虽然舞蹈很相近,但舞厅舞和冰舞的风格是截然不同的。在冰上和陆地上摆放身体重心的方式大有不同:在滑冰的时候,大部分的时间你的身体需要紧紧联接在一起;但是在跳舞厅舞的时候,他们将身体的每一个独立的部分分开移动。这对我很难。但早期的比赛中,我(和舞伴)在表演中抛出了很大的能量,这种方式奏效了。

SC 恭喜你Meryl,拿到了反光球奖杯(Mirrorball Trophy)!你们在排行榜中的一直处于领先的位置,但是在比赛中期的一周,来自《舞蹈妈妈》的嘉宾裁判Abby Lee Miller对你当晚的两套节目都给了严厉的评价,尽管对此观众并不认同。这些评价对你之后的比赛有怎样的影响,你又是怎样将它们化作你的优势呢?
Meryl  我们将参与与星共舞这个节目当做一种乐趣。我们二人(与Charlie)希望能够尽力做好,这比实际的成绩更为重要。当你真正进入到节目中,你会意识到有非常多的人正在观看,所以不想自己看起来很愚蠢。我接受了她的评价,并努力在下一周的比赛中得到提升。正如之前说道,能够成为这个节目的一份子让我们感到很兴奋。对于批评,我不会像听取滑冰的批评那样放在心上,但是我会尝试根据她所说的去提高。这个过程不仅仅是舞台上技术的完善,也是我们滑冰生涯的写照:找到缺点,直面问题,最后确保问题解决。
我相信没有人会期望她(Abby Lee Miller)在节目中很温柔。我们理解作为一个电视节目,个性和戏剧性是很有意思的。

SC  说到比赛的戏剧性,有人评价Charlie的过早淘汰是因为节目想制造一些戏剧性,你们是怎么认为的?
Meryl  我认为Charlie早一些被淘汰是因为我们共同的粉丝群体是为两个人一起投票的(注:《与星共舞》的赛果由评委分数和观众投票两部分决定)。我在上一周遭遇了困难,所以很有可能粉丝因为我上一周的低分而将投票都集中在了我身上。
Charlie  说实话,我不认为节目组想要制造戏剧性,事情只是这样发生了而已。节目的结果有时并不是由舞蹈水平的高低而决定的,这个团体非常有意思,输给他们并不会让我感觉不好。

图为戴维斯/怀特在赛前训练中(摄影 汪莹瑕/SkatingChina)

SC  二位在上赛季没有参加比赛。经历了长时间的竞赛生涯之后,突然不比赛的感觉是否有一些奇怪?
Charlie  是,也不是。在奥运会后,我们确实在精神上需要休息,我们的身体和心理都为这个休息作好了准备。然而,有太多的小习惯了。即便是知道不需要进行大的比赛,也不需要担心节目是否准备好了,刚开始休息的时候,你依旧会觉得应该感到紧张,感到疲惫,应该直接去冰场继续专心滑冰。所以需要让大脑转换思维:找到新的方向,开始新的运作。

SC  在你们远离赛场的时候,冰舞领域发生了很多变化。欧洲选手连续两个赛季在世锦赛上夺得了冰舞冠军。你们怎样评价北美冰舞现在的地位?
Meryl  冰舞领域有很多优秀的选手,所以这(种变化)不让人感到讶异。在2012到2014年,我们就感到很多有天赋的年轻选手正在进步。两年前,没有人会预想到这对法国选手会赢得上个赛季的世锦赛冠军,但是我认为冰舞现在的魅力之一就是不断有惊喜发生,这些是几年前不会有的情况,十年前的冰舞更容易被预测。作为冰舞选手,我认为我们绝大多数人会欢迎一对组合,带着优秀节目,以坐火箭般的速度成长,取得顶尖成绩。法国组合是一对不可思议的选手,他们上个赛季的自由滑让大家发现了自由滑的新途径。
Charlie  我认为美国冰舞十分强大,包括Chock/Bates和涉谷兄妹,他们将来不仅能够站上世锦赛的领奖台,甚至可能夺取冠军。在我们不参赛的这段时间,他们需要学会怎样做领头人。如你所见,这两对选手在去年的每一场比赛中,每一次都在学习与进步。在新的赛季里,我期望在两对选手身上看到更好的表现。

记者语:当SkatingChina与戴维斯/怀特进行约谈时,他们的细致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考虑到北京与底特律的时差,二人特意提早抵达冰场与记者进行视频连线。采访中,他们以参赛者的角度剖析了自己的竞赛生涯,也以旁观者的身份解读了现今的冰舞世界。采访的最后,他们祝贺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对下一次的中国之行也充满了期待。同时,也留下了对我们这个新媒体的寄语,“希望SkatingChina能够为中国花样滑冰氛围的提升作出贡献”。他们的节目和表演无疑是出色的;作为冰场外的普通人,他们的人格魅力更是突出。无论将来戴维斯与怀特会在哪个领域继续前行,我们相信他们都将继续绽放自己的光彩。

Go To English Version

(SkatingChina讯 记者/季早樱 编辑/季早樱/汪莹瑕 校对/肖疏影)

4 评论

  1. 巴曲勒

    您好 請問可以轉貼嗎,會註明出處

    回复
    • SkatingChina

      您好,感谢对SkatingChina的支持。非常抱歉,本站所有独家专访文章均不得任何形式的全图文转载,但是建议您可以在他网贴出文章链接。再次感谢,祝好。

      回复
      • 巴曲勒

        瞭解了 ,好的,謝謝

        回复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