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坂本花织:初登高峰后的考验与战斗

坂本花织是近两年日本冰坛上不可缺少的名字。2017年底,以新人之姿成功闯进平昌冬奥会代表团选拔,紧接着一年后,她力抗宫原知子、樋口新叶等一众强势女单,又压制了总决赛新科冠军纪平梨花,摘下了最新一任的全日头衔。
然而头衔负荷却远比想像中沉重,随着纪平的三周半与TURSYNBAEVA的后内四周出现,四周跳的战争甚至已经提前在成年女子组开打了。坂本虽在短节目处在领先梯队,却不免受到其他女子选手在自由滑接连爆出高分的压力影响。
经过一夜的沉淀,SkatingChina有幸专访坂本,恢复精力的她又回到邻家女孩的气息,与我们闲话家常,无所不谈地回应了各种问题。
自由滑前夜睡得并不好,也没有抵抗好压力,你觉得能怎样活用这次的经验?
以往在自由滑之前,我都有点时间去健身房活动活动筋骨,这次时间比较短、晚上也睡得不好,但如果能把这些以外的事情至少做到好的话,我想这次的自由滑应该还是能滑得可以的。我打算好好重新检视检视这两天到底怎么过了,时间规划哪里用得不对,在世锦之前彻底改善时间的运用方式。
上赛季和这赛季的全日对你而言都很特别,一场去了平昌,一场则以全日头衔的身份来到四大洲。两次的参赛身份分别带给你怎样的紧绷感?
平昌是四年一度的冬奥会,当时如果没抓住机会,想要下次还得等四年。我很希望在十几岁的时候能有一次冬奥会的经验,所以真的拚上老命地在全日抢下了这个代表权。当时的我因为已经是赌上自己才抓住冬奥会代表,所以反而面对冬奥会的时候,能尽兴地以享受和雀跃的心情参赛。

这次是在全日夺了冠的关系,首先就直接确定世锦赛的出赛权,而又被派到被称为前哨战的四大洲。我本来希望,作为成功的一半,在这里能有个好的开始,但后来却过于执着在连霸两个字上,我想这应该是挫折的主因。

教练提到,短节目之后只给予了大方向的指示,剩下该怎么调节,则让妳们自行决定。遇到不知道怎么调整的时候,妳会和三原商量吗?
不会。到了赛场,我和舞依也就是参赛者的身份了。需要商量的时候,就去找教练,或者靠自己思索。教练很有远见,可以知道好几步以后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一直都是用心把教练的指示听进去。一直以来,只要照着教练的话去做,大抵都留下挺好的结果,所以如果重新检讨这次比赛,我还是会觉得要是那时只专心遵从教练的指示,不想别的,状况会好得多。
17年时,你时不时会练习三周半,现在还练习吗?
那时候我的身体比现在轻快,自己也想练,现在则因为还在赛季,我必须控制自己在不会受伤的范围内训练,所以只有在练习的空余时间偶尔跳一跳,但跳得也没有之前的练习质量,只有教练提到可以偶尔练一下的时候,才会跳三周半。但最近这阵子几乎没有练习,所以具体跳出来是什么质量、什么水平,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夹在三周半和四周跳时代的女单竞争中,你觉得自己最有竞争力的特色是?
我想说,我有够高够远的三周跳……原本我是想这么说啦。但如果有朝一日,我能学会这些高难度的跳跃……会想放进节目中,首先是三周半。都已经那样练过了,要是一直就这样没放进过节目里就退休了,我会不甘心啊!

俄罗斯女单还是给妳很大的压力?
是的。

妳看了大奖总决赛的青年女单组吗?优胜的KOSTORNAIA也没有三周半和四周跳。
我看了,但是后来的全俄里,攻上去的还是拥有四周跳技术的姑娘,我再次认识到现在已经是迎接四周跳进赛场的时代了。

这赛季的滑行又见长了,特地打磨过吗?
这个赛季做了几次全面性提升的训练,可能是这个训练帮助我在赛场上表达情感有了更浓郁的呈现吧。

妳在青年组结束前,教练评价妳虽然活力满点,为了应付成年组,却也需要其他的特质。妳觉得现在的自己如何?
嗯……应该是通往成熟女性的成长阶段?现在大概是最青黄不接的阶段。既没有那么活力满点了、也谈不上什么成熟女性。应该就在⋯⋯那中间……?

在妳心里成熟女性是什么样的呢?
咦~?(想了一下)
那就是从头到尾,举手投足和表情都充满细节和姿态,让看到表演的人都能点头赞许,应该……就是成熟女性的样子……?

如果打个比方,谁会是范本?
范本~!?(苦恼)
以前我很喜欢铃木明子前辈的编舞,很久以前我就特别喜欢她能表现每首曲子不同的样貌和肢体的律动方式,觉得特别厉害,如果我能学得几分像,也就很好了。如果能有一次也好,希望能让她为我编排指导。

现在安排舞蹈课吗?
现在每天泡在训练里,顾不上其他的事。但是夏天,休赛季的时候,会有些练习表情之类的时间。我打算利用那个时候,也来练习一些别的什么。比如芭蕾,学学如何运用指尖线条,或者学学hip hop,让肢体的抑扬顿挫俐落有劲道。

考虑去国外学习吗?
暂时没有。除了编舞之外,我不怎么出国。平时还是以训练为主,我们是具乐部的团队训练,所以主要还是跟着具乐部,不太去其他的地方。

今后想挑战什么不一样的?
啊……没有呢,我都是照着教练发下来的课题去做。我也不怎么参与选曲,其实说起来应该是根本几乎没参与过选曲,编舞师人选也是都让教练去决定。音乐、编舞师、服装,都是全权交由教练作主的。

在海外训练的经验不多,是否影响到编舞时产生沟通障碍?
这和我的英文水平不够也有点关系,编舞老师希望我做到的,我没办法一下子听明白,好几次就这样白白浪费了时间,想早点听懂老师们的指导是目前最难的。编舞教练一直叮咛我要学会柔顺的肢体表现,回放自己的视频的时候,总还有几处觉得自己岔出去了。要是这些生硬的地方能回到弧线的轨道上,应该会更接近David理想中节目该有的样子。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