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理查德·多恩布什的花样生活。

2016年全美锦标赛开赛前一周,理查德·多恩布什(Richard Dornbush)因背伤退出。在他之前,约叔华·法里斯和杰森·布朗相继退赛。原本他们三位都有机会参加波士顿世锦赛,毕竟,美国男单今年有三张入场券。

多恩布什喜欢在跳跃中加入一些创意。参加表演时,他会做比赛中不允许的后空翻;比赛中,他的手时而伸过头顶,时而负在身后。除了可以在执行分上得到鼓励外,多恩布什认为这些创意很有意思。长期练习后,肌肉有了惯性,动作也便不那么难了。这位24岁年轻人的生活充满趣味。除了花样滑冰这个“本职”外,滑板、冲浪,还有小提琴和吉他也填满了他的业余生活。他的成绩优异,曾经以3.9的平均绩点(满分为4)获得过“院长荣誉”。多恩布什的花样滑冰履历表中,最亮眼的一笔来自于2010-2011年获得的全美锦标赛亚军,凭此成绩,他取得了直通世锦赛的门票。在这迄今唯一一次世锦赛的亮相中,多恩布什取得了第九名的不俗成绩。

而后的几年,多恩布什的状态几度回落,直到2013-2014赛季。那一年的全美锦标赛关系到冬奥会名单,短节目后排名第二的他,离索契仅一步之遥。然而自由滑中的几次失误,让他最终没迈过这一步。回顾冬奥会的一年,多恩布什说过程有些艰难:“我以两套难度颇大的节目开始了那个赛季,但进展并不如预期。为了达到稳定的状态,对节目作出了调整,在不同地方降低了难度。” 相对于技术,心理上的瓶颈更难以突破;尤其在那时,诸多好手竞争仅有的两张索契入场券。直至赛前一天的练习以及自由滑前的热身时,多恩布什仍表现出了强大的技术能力。在他上场前,杰森·布朗正以近乎完美的表现获得了全场潮水般的掌声;相反,多恩布什则经历了不怎么美好的四分四十秒。他的技术发生了变形,四周跳和三周半跳均出现了失误。最终,自由滑第八,总分第五。“我能够做出萨霍夫四周和阿克塞尔三周半吗?能。但是在那一天,却没能得到需要的自信心。对于失误,有些意外,所以在余下的节目中,我丧失了专注力。” 多恩布什这样评价自己当天的表现。奥运会自然是压力的来源之一,但比赛的偶然性也不可被忽视。“四周跳很有难度,有时候你充满着信心却依旧没能做好。”

然而冬奥会只是一个阶段的结束,却不是职业生涯的总结。2014-2015赛季,多恩布什在中国杯花样滑冰大奖赛上,获得了一枚铜牌。这是他多年大奖赛历程中的唯一奖牌,虽然出现失误,但这套沿用至今的自由滑广受好评。节目选曲于酷玩乐队(Coldplay)的《生命万岁(Viva La Vida)》和《黄色(Yellow)》,以古典乐的形式展现了摇滚乐的精华。古典摇滚是多恩布什喜欢的音乐类型之一,相似的曲风还出现在早前的短节目《你若即若离(With or Without You)》以及自由滑“披头士选段”中。这种兼而有之的哲学也反映在他对滑冰事业的追求上:“有些选手注重于跳跃技术,有些选手注重于表演。少许‘疯狂’的选手想同时兼具两种能力,而我,希望成为这样的人。” 多恩布什曾经在比赛中出色地完成过萨霍夫与后外点冰四周跳,他的滑行流畅、用刃娴熟,这些都是他立志成为一个技术和艺术兼有的运动员的基础。

“我喜欢披头士。说实话,唯一喜欢的U2的音乐就是《你若即若离》,所以,(曾以这首曲子作为短节目音乐)还挺幸运的。” 关于音乐的话题,多恩布什很有发言权。喜欢披头士的他会演奏偏古典的小提琴,也自学了偏流行的吉他。玩乐器是他放松的一种方式,在不用上学也不用训练的时候,多恩布什会在家弹奏吉他,关注者们可以从他的社交网络Instagram上找到不少演奏视频。

一个运动员的团队包括教练、编舞、服装设计以及他们所代表的滑冰协会。多恩布什的母亲就扮演着服装设计师的角色,她设计了儿子大多数的比赛服装,她知道怎样的设计是得体且适合儿子的身材与肤色。团队中总是有正反两方面的意见:母亲和编舞是提出想法的那一方,比如音乐和服装;多恩布什坦言他则是持相反意见的另一方。“可能编舞建议我穿紫色天鹅绒,我会说‘不,我不穿’。” 他的“否决权”并非是“少年墩布之叛逆”,相反,这种模式或许是多年磨合后最适合他们也是最有效率的沟通方法。除了家庭与教练的帮助, 背后的美国冰协也给予多恩布什以支持。为了保持选手们的健康以及提高他们的体能,冰协颇下了一番功夫。运动员的体重等各项指标被持续追踪,膳食营养也是需要合理安排。这个赛季前的“冠军训练营”中,选手们在细化节目内容和提高定级的同时,还参加了制作健康食品的课程。多恩布什说他的体重指标在五年来一直保持稳定,有时候看起来瘦一些,或许是因为训练方法的改变,或者是服装的不同。

在另一些时候,这个年轻人也会成为另一个团队的主导—比如,当他作为教练的时候。多恩布什曾经从大学休学一年。这一年的时间里,作为运动员的他需要训练;作为教练员的他,需要教学。除了做助理教练以外,他也自己带一些孩子, 虽然只是初学者,但当中也出现了能做阿克塞尔一周半和萨霍夫两周的学生。2014年全美锦标赛的男单训练时,多恩布什曾作为好友肖恩·拉比特(Sean Rabbit)的“客串教练”出现在场边。他与拉比特共同生长在加州,年龄相仿,两家只相距十分钟的车程。

多恩布什说自己在场边的支持作用大过于指导,他笑道:“大多数时间我只是站在那里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我尽量表现乐观,强调着一些要点。 其中也有欢乐的地方—我假装很严肃地指导他,但其实并没有。” 教学或编舞可能不是他发展方向,目前的经历让他乐在其中,而未来,则需要交给时间。

Go to English Version

(SkatingChina讯 撰稿/记者/摄影/虾天王 校对/康子仪/季早樱 封面/刘伯橙)

版权归SkatingChina所有。若您需要引用、转载部分内容,须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请勿大面积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lease do not repost the entire article without permission from SkatingChina.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