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我就像个爱讲生活哲理的祖父”

——Denis Ten专访

来自哈萨克斯坦的花滑运动员Denis Ten,在夺得奥运会铜牌、两块世锦赛奖牌和四大洲锦标赛金牌之后,已然成为男单项目最热门的选手之一。卓越的表现力,大赛中的出色发挥,丰富的场外生活,不凡的谈吐,这些印象固然已经深入人心,而对于他今后的发展,冰迷们更是充满了好奇。此次借上海世锦赛之机,记者有幸对Denis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访问,与他一起为本赛季作结,聆听他面向未来的计划和对节目艺术要素的理解。

赛季回顾:跨越障碍,优雅收尾


J 对自己昨晚的长节目表现还满意吧?
D 是的,比短节目好多了。虽然并不是毫无瑕疵,但我还是高兴能这样结束这个赛季。

J 这次短节目的音乐出了什么问题?
D 音乐没有从开头开始放,在比赛中是第一次出现。从这个角度说,我觉得是一次很好的经验。作为顶尖选手,我本来不应该被这种事情影响发挥。

J 你之前也来过中国,这几次经历给你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
D 我来过中国三次,09年和13年奥运赛季来参加中国杯,都滑得不好。这次世锦赛我表现好多了。之前只去过北京,这是第一次来上海,觉得很有趣。这是这个国家的金融中心,我以前看过照片,现在就能亲身感受到这些优良的基础设施和新奇的建筑。我对上海的印象很好,东方体育中心这个冰场很大。满场观众不是经常能见到的,对此我感到非常开心。中国冰迷很能欣赏这项运动,放眼整个亚洲,花滑受欢迎程度都是很高的,上海又有极佳的地理位置,使得这么多人能来中国看比赛。

J 有很多人从哈萨克斯坦过来看你比赛吧,有没有觉得压力很大?
D 如果是以前,我给自己的压力会超出来自哈萨克斯坦压力的两倍。但现在不同了,我很享受看到大家都在关注这项运动。我的粉丝群体发展得很快,特别是在哈萨克斯坦,他们为我组织庆祝会,来了很多名人,制作照片、标语,“我们支持Denis”“Denis,你不是一个人”。要知道,哈萨克斯坦没有官方的冰协组织。你看Yuzuru这样优秀的选手,他的团队里有大概五个固定分工的成员。中国冰协也是有强大实力的组织者,俄罗斯的,美国的,加拿大也都是如此。但我只有自己、我美国的教练和加拿大的编舞。现在有了来自世界各地支持我的人,我的目标就是让他们分享我的正面情绪,而不是过来受折磨,失望而归。本赛季其实很困难,我受到一些伤病的困扰(做了两次手术),四大洲结束之后又扭伤了脚踝,起跳时感到非常疼痛。以前我会担忧“这样情况下要怎么滑”而感到很大压力,然后一切会变得更糟。但现在只要有目标,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我们的头脑是自己巨大的敌人,(对困难的意识)一层层地投射在脑子里,会形成一个逻辑锁链。我在上赛季中学到了很多应对办法,意识到问题其实没有那么复杂。

J 听说你父亲生病了,你不得不在训练基地和哈萨克斯坦之间来回奔波,你的冰迷非常关心这件事,希望他能早日康复。同时也想知道这赛季诸多困难,有没有影响到你备战世锦赛?
D 感谢冰迷的支持和担忧,请转告他们不必太过困扰。我在这个领域待了很久了,感觉自己就像45岁的人。我很清楚自己的目标。我已经足够强,可以处理好这些事情。但是很感谢他们一直在我身后,他们是我滑下去的理由。这不是说说而已,我是真的很想感谢他们,这是肺腑之言。

J 你总说自己像个45岁的人,那么你怎么看待领奖台上的另外两位选手呢?觉得他们更年轻吗? D 不不,我很尊重他们,很多年来我们关系都很紧密。和Javi一起从奥运周期过来,和Yuzuru从青年组一起比赛成长。Javi大一点,我居中,Yuzuru最小。而我们三人性格很不一样。我像个祖父一样,很喜欢讲一些生活哲理,这点上我拿自己也没办法。Javi很简单很积极,是个开玩笑的专家,Yuzuru对花滑非常热爱。

平昌周期: “立足当下,思考未来”


J 听说你本来计划在索契后休息一年,现在还想休息吗?
D 我是一个立足当下,思考未来的人。去年我会考虑休息一年,但现在我已经有了完全不同的看法,想要在平昌达到更高的目标。我这一年本该休息的,不过无论如何,现实已经是这样,现在我是不会想要休息一赛季了。

J 为什么去年不休息?
D 我对新事物总有很强烈的兴趣,不是那种只想投身一个领域做到最好的人。如果当时休息,我身上可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索契结束之后,我做了一些与滑冰无关的事情,比如以优异的成绩从大学毕业,获得了“红皮毕业证”,在哈萨克斯坦,这和在节目内容分的“诠释”一项里拿10分的一样难。然后我决定开始在完全不同的领域(MBA)继续学习。此外,我在音乐上颇有建树,从小弹钢琴,也是合唱团成员,在去年夏天我和一位音乐制作人朋友也一起录制过几段音乐。这都带给我很多乐趣。所以我要是真的休息一年,将和这项运动渐行渐远,也许无法再使自己回到冰场。如你所见,我仍在继续花滑生涯,这赛季有一些不错的成绩,也证明不休息的决定是正确的。

J 现在你有了经纪公司,这跟没有经纪公司相比有什么差别?
D 我现在和由金妍儿所创立的经纪公司ATS合作。之前也收到其他公司的邀约,但不知为何我从前没有认真考虑过。有经纪公司,一切会变得轻松很多。在来上海之前,我在韩国训练了几天,如果没有ATS这是无法做到的。那么我也许会在美国、加拿大或是俄罗斯训练,但韩国我还非常陌生。现在我在韩国训练很容易,也很有动力,因为这样会有机会深入了解韩国文化。来上海前的训练也帮我保持了很好的状态。

J 如果可能,会将你的冰演品牌Denis & Friends一直办下去吗?
D 自己的冰演是有特殊意义的,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13年刚开始办的时候是很难的,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组织。只花了两个月时间筹备,对于这样大型的商演而言,两个月时间实在太短了。第二年也只用了两个半月左右的时间。而商演通常都要准备六个月,欧洲的商演甚至提前一年就开始准备了。尽管如此,有压力的情况下,你做得更快,也会增进对自己的了解。至于今年商演我们会做得更专业,虽然之前也是专业的,但今年也许会尝试新方法,让它呈现新的面貌。

J 你一直在节目中尝试新风格,但编舞团队却是固定的。未来想跟其他的编舞合作吗,比如David Wilson,还有宫本贤二——他曾说过你是他最想一起合作的人之一。
D 贤二是我的朋友。我并不是很喜欢在这方面做出改变,我的教练、编舞就像家人一样。如果成了我的朋友,就会是我永远的朋友,教练、编舞也是这样,也许这个团队以后会加入新人,但目前我并没有想要做出改变。10-11赛季以来我一直都是Lori编舞,但我与她合作方式完全不同于她和其他选手。正因如此,她总能和我编出最特别的节目。Stéphane 也在帮助我理解编舞和塑造个人风格上花了很多心力。

J 会自己编节目吗?
D 诚实地说,现在我不觉得自己是个好编舞。我在表演滑中做过一些简单、稚嫩的尝试。也许会从为别人编舞开始,然后再尝试给自己编舞。正如之前所说,和自己相处是很难的。

花滑艺术:不知餍足的追求


J 你刚刚提到了10分的“诠释”。长节目中,有裁判给你的这一项打了10分,你认为自己值得这个分吗? D 我从不认为我在“诠释”上值得10分。我每次回看自己滑冰的视频,总在想,天哪这太糟糕了!有时我的父母会录下我滑冰的视频,希望以此帮助我。我还是孩子的时候会看看视频,但现在决不会这样做了。因为我总是对自己很生气,我会看很多兰比尔、金妍儿、亚古丁的视频,觉得他们比我滑得好太多了。另一方面,我并不是裁判,能得到裁判给予10分的认可我感到很荣幸。更重要的是观众能够欣赏我的表演,不管我自己能否欣赏。我希望有一天能到这样一种境界:像那些著名的芭蕾舞演员一样,看起来毫不费力地展现充满感染力的表演。我明白自身还有很多可以进步的空间,在已有的高水平基础上,会朝着理想境界变得更好。

J 编舞Lori会告诉你怎样理解节目吗?还是让你自己去音乐中感悟?
D 她会倾听我的意见,而我总是自己想出一些音乐故事,让音乐有点意义。就像电影一样,一开始我们写下剧情梗概,我知道自己是谁,演绎的是什么角色,然后我们会删去一些人们不易理解的地方,因为观众也是节目的一部分。然后再剪辑录音、编舞,相应做些变化。Caruso却从头到尾没有变过。这意味着我们在一起工作时,创造力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就不需要任何变化了,这跟以往的赛季不太一样。

J 你谈到音乐故事,所以在这个短节目中,你想演绎的更多是故事的戏剧性,还是一种抽象的观念? D这个有点难解释。音乐本身很有名,我不能完全改变节目的主题。这是关于Caruso的一生,就像人物传记一样。我们一开始想用他最有名的那些作品,但不是他在唱歌,是关于他的故事。但是后来我意识到自己应该计划一个更短的节目。如果你深入了解歌词,你就知道我该做什么,不能任意妄为。所以我必须要抓住作曲Lucio Dalla的意思,当然也必须要从原来的概念上偏离一点,在这之上做点什么。

J 你常和音乐家朋友一起修改音乐,这次的节目也是改过的吧?
D 12月的时候我们对音乐做了一些修改。丝路的音乐有着东方韵味,但其中有些部分在这样的大场馆里面听起来会太平淡了,特别是在以罕见乐器为主旋律的段落,这些乐器的音色太过特别,而加入了交响乐团的其它声部之后,音乐会更丰富,更具深度,这和听有无乐团伴奏的钢琴乐是类似的。

J 有没有想过用简单的手法展现深度?
D 我认为这取决于你想要展现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会用抽象的视角看待事物,我在Instagram上也喜欢展现一些照片,在其中加入艺术的元素。但如果想要为更多观众表演,你可能会选大家都普遍理解的音乐,这样更容易被观众记住。比如Jason (Brown)节目的构成、编舞就很好,似乎每个人都很喜欢。但也有一些人选择只有少部分观众能够理解的乐曲。Stephane (Lambiel)告诉我,当你成为世界冠军后,你可以做一些实验,这样观众会接受,但当你籍籍无名时,这样做会很危险,因为人们可能根本不会理解你在表演什么。

J 你为今年的长节目做了三套表演服,自己最喜欢哪一套?
D 其实不止三套,我最喜欢的是最新的这一套。音乐非常复杂,不止是声音,还有其中的角色。本来要让人知道我在表演谁就很难,更难的是在演出服上呈现这个角色的特点。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合适的设计,所以才做了很多套来试。

J 这些衣服能否反映节目的某种主题,特别是你最喜欢的这套?
D 我不觉得它会告诉你音乐的内容。也许风格上更接近音乐缓慢部分的意境,不过反映的更多还是人物个性吧。音乐会讲很多不同的故事,不是能简单挑选一段出来,用服装来反映的,否则服装就会跟节目的整体内容脱节。今天我跟佟健聊过,说到我的节目开头听起来很有中国味,他说“是啊,但是后面音乐就变了”。音乐不会只局限于一种风格类型,而是在不断变化,描绘、感受起来是不同的。

结束语

Denis亲切健谈的性格是个巨大惊喜。他不仅对于每个问题都能给出详实而富有深度的答案,还主动展示了手机里的照片和录像。小奖牌颁奖礼迫在眉睫,他甚至提出可以在颁奖后回来继续接受采访。谈话的内容太过充实,到最后,双方都没有留下形式上的结语。不过我们并不急在一时。Denis的竞技生涯刚刚走到一个新阶段,今后还会出现更多的话题。半年之后,期待他用新的思考和灵感为花滑带来更多经典瞬间。
最后,请允许我向Machilus8表达衷心谢意,感谢她收集整理大量采访问题,并完成了大部分采访稿的翻译工作。

采访/撰稿:Heloise27

Go To English Vers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