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金博洋:“我想重新开始”

记者语:
对金博洋的状况感兴趣的不止中国记者。法国站自由滑结束后,我走到混采区,那边已经等了几个人了,我有幸承担了翻译工作。我们当然关心博洋在节目内容方面的提高,不过这一次,我知道很多中国冰迷脑海中已经只剩一个问题:“天天到底怎么了?”到了专访时间,博洋说:“你坐过来吧,这里坐着舒服,”——这样邀请我坐到选手接受采访的墙边。以前采访他,每每为他的言简意赅咂舌,觉得很难写出一篇好文章。没想到第一次听他说了一些心里话,内容却比我想得更沉重。

正因为是真实的想法,所以有些地方似乎前后矛盾,也许与公众的想象大相径庭。不管怎样,我尽量保留了原汁原味的对话内容,只调整了问题的顺序,让它们更符合阅读的逻辑。至于其它,相信读者看过之后将会有自己的判断。

——请谈谈这次比赛之后的感觉。
这次我目标就是能站在这里比,这就已经不错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签证吗?
当天晚上半夜两点的飞机,晚上却还没拿到护照,非常着急,想这可怎么办呀。第二天上午他们能说我能拿到护照,那就打算上午走吧。第二天上午都到机场了,结果快登机的时候还没拿到护照。当时跟教练商量的是上午没拿到就不来比赛了,也赶不上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到晚上,他们六点下班,五点过电话告诉我护照能拿到了。当时我就想,既然拿到了怎么着都得飞过来比,不管结果怎样。隔了一天半的凌晨两点飞到这儿了。

——但教练说你没有什么不适应的。时差真的没问题吗?
比得不好就是比得不好,没什么借口吧。没感觉是时差的问题,运动员嘛,都习惯了。

——之前芬兰的机票又是怎么回事呢?
芬兰的那一次,我拿到了机票,但上面写的不是我的名字。很麻烦,差一点没有走成。

——这个赛季至今表现不太正常,对此有什么解释分析吗?
正常训练的时候完成还算可以,但上场时候自己的自信心不足。

——热身中看到你多次确认4Lz,这个跳跃最近有些什么问题吗?总是撞到挡板,自己觉得有什么原因呢?
这个跳跃本身没什么问题,还是整套节目不够熟悉吧。撞挡板确实是有,我自己感觉有点蹦得太远了,可能同样一个跳跃,同一个地方起跳,如果蹦得太远就容易离挡板太近,我必须要在以后的练习中多留一点提前量。

——不过今天的4Lz得了+3的GOE,做得非常好。
应该还是信心吧。我非常喜欢自己的事业,如果不滑冰之后我就不是金博洋了。

——你从奥运赛季开始就在北京训练了。在北京训练和在哈尔滨训练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听说去年特别严格……
去年奥运会之前,有时候为了训练,都没有吃饭的时间。有时在午饭和晚饭的时间训练,经常都少吃甚至不吃。一般都是早晚训练,下午会调整休息。所以我除了训练,别的连看手机都很少。现在不是在国家队,而是在北京队的一个冰场训练,转地训练,在北京和哈尔滨来回转。有时感觉不新鲜了,就回去练一段,转地训练也是一种训练模式吧。

——在国家队的时候,你们应该有营养学专家,规定你们要吃一日三餐的吧?
我们饭还是吃得很好。但就是上冰的时间点,你知道国家队人非常多,都是要练习的,所以那块冰排得非常满。

——现在的日程呢?每天上冰多长时间,陆地训练多少时间?
每天上午一个小时,下午一个小时上冰,每个礼拜会有几天陆地训练,练习体能。陆地训练不是时间的问题,只要你练够量了就成。

——之前你滑的是中国风的《卧虎藏龙》,现在却滑的是弗拉门戈类型的音乐,怎样诠释这种不同的音乐?
我小时候跳舞是跳什么像什么。跳街舞、爵士、芭蕾,但那时候特别小,特别矮,开始练跳跃之后非常注重跳,所以就忽略了舞蹈动作的问题。现在是慢慢地回来了,离我自己理想的运动员标准更近了一步。

——今年还在练跳舞?
今年也练一些国标舞。我有教跳舞的老师,还有在看一些演出、电影什么的。

——是国家队安排的还是自己请的老师呢?
这个是自己请的,国家队很多人,节目都不一样,这个得自己来。

——在节目内容方面花了很大功夫吗?
以前我都是让Lori给我编的。奥运会之后有了信心,所以我会自己提出一些想象的动作,我们的点子一结合,能编出更密合的节目。

——你跟Lori Nichol合作了几年,她这个休赛季给了你什么特别的建议吗?
她告诉我要永远做一个快乐的博洋。她说这是你最喜爱的事业,成功失败无所谓,你要去享受自己最喜欢的事业。要相信自己,没有什么不可能。她可能是我觉得最适合、最好的编排老师。

——会不会因为注重节目内容而荒废四周跳的练习……
我觉得这个还是信心和体能问题。只要体能问题解决好了,这些都可以兼顾。

——休赛季关于外训的问题,外面有很多复杂的舆论,是不是对你有影响?你还上网看消息吗?
外训的事情……压力也是非常大。以前还会看网上的消息,现在几乎都不会看了。我觉得(这事)对我平常训练的影响,对比赛的影响……让我气都喘不过来。平时训练都想非常紧张,不是特别踏实,老是想在比赛的时候滑好。但是往往越是这样,就给自己的压力越大。我觉得在这个比赛之后我想重新开始。

——外训事件你们一直守口如瓶。外国记者也问了几次了……
这些事情我希望不是由我来说,我只想专注在比赛上面。自从去加拿大编排之后,自己都不爱说话,平时在家一直提不起精神,有时候我发现跟我妈说话都会嫌烦。像有一些自闭的感觉……

——你没有运动心理咨询师吗?
我也不知道……自从加拿大回来,我妈说我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压力主要来自哪里呢,比如粉丝的期待?
粉丝一般都是来支持我的,他们不会影响到我……

——你刚刚说单个动作都没有问题,但整套动作就没有信心了?
是的。我现在觉得滑不好就更会有说法。特别想滑好,往往一到比赛就开始发慌。

——新规则下,运动员和教练团体有很多试水,比如短节目中看到Jason Brown没有四周跳也能暂列第一位,你从来没想过降低难度求稳定吗?
(摇头)我自己认为不可能降低难度,因为这是男子单人滑,需要挑战。我要降低难度我就不是金博洋了。哪怕最终失败了,也要尝试去完成它。

——教练在这方面没有跟你讨论过吗?
呃……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如果降低难度跳三周或者两周,就失去了竞技体育的那种精神吧。尤其现在女单都在跳3A和四周了,更何况我们是男单。不是讨不讨论的事……男子单人滑就是男子单人滑。我觉得降低难度就没有看点了。

——但从正面来看,前半赛季能不能收获到一些东西?
我现在知道自己从编排到现在产生的变化。知道应该怎么去调整自己,觉得有时候可以放下一些(心事),重新开始。

——接下来的安排,全国锦标赛和四大洲都会参加吗?
都会去参加,要尽量多参加比赛,最终目标还是北京奥运会吧。

(SkatingChina讯 撰稿/记者/晓风 摄影/刘睿阳)

版权归SkatingChina所有。若您需要引用、转载部分内容,须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请勿大面积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lease do not repost the entire article without permission from SkatingChina.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