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陈楷雯:走出低谷 与压力对峙

陈楷雯(Karen Chen)于1999年8月16日生,美国籍,双亲来自台北,精通英语及中文。4岁开始滑冰,12岁时夺得全美少年组冠军,一跃成为国际赛事的焦点选手。陈楷雯身材娇小,在冰面上却能散发出强大的存在感。她的用刃清晰,擅于利用浮腿的优美线条展示滑行技术,此外柔美的旋转姿态及稳定的跳跃轴心也反映出着这位年轻选手突出的技术条件。

2014-2015赛季,陈楷雯甫登全美锦标赛成年组的赛场,便艳惊四座。在成为新一代年轻的亚裔全美奖牌得主后,16岁的陈楷雯正式揭开了成年组序幕。2015-2016赛季,她出场大奖赛中国站,夺得第五,表演滑中的一曲《梁祝》给华人冰迷留下了深刻印象。起初练习花样滑冰时,陈楷雯并没有立下特别的目标,但幼时的她便早早展露了沉醉于冰上的特质——那便是成为优秀选手不可或缺的专注。此后,这种特质引导出她在冰面上的诠释力与独到的世界观,发展成一名跳跃、旋转及滑行出色的全方位选手,并且罕见地具备卓越的编舞能力。

所有的运动员都伴随着生涯起伏,在光荣与低谷之间反复循环,陈楷雯亦不例外。在2014-2015赛季爆发之后,她迎来2015-2016赛季的巨大变化。累积的运动伤害与青春期发育同时造访了她的运动生涯,正处于成年组亮相的重要时刻,陈楷雯面对的却是新难关的起点。“直到16年9月才终于恢复了正常训练”,陈说。背部,臀部,换鞋,乃至于更前期的骨折,新旧痛楚伴随着练习,不乏严重到无法上冰的时期,16年的全美甚至处于退赛的抉择中。面对严重的疾患,陈楷雯选择了坚持出赛,尽管16年全美的名次大幅滑落,陈楷雯仍然保持乐观与感激:“16年的美锦仍然是个很好的经验,我总是能向错误学习很多,而且这能令我越做越好。我学会如何重拾健康,这让我回到正常训练环境,不再像2015-2016赛季那样必须迫于疾患而中断练习。”当时的曲折犹在眼前,不能上冰的日子所在多有,即使上冰也仅是一个小时,必须谨慎,拿捏练习,不能适得其反加重伤势。

终于陈楷雯在16年6月首先克服多年以来困扰的冰鞋问题,不需掂脚或者其他姿势,能使用正常的出力滑行。其次,陆续又针对困扰的臀部及背部等疾患,找到了与她切合的治疗方式,同年9月,恢复了一日三小时的基础上冰量,正式完全归队。

以亚裔选手而言,青年组时期就能展现不凡气势与感染力的选手并不多见,然而陈楷雯惊人的天赋不止于此,善用擅长的滑行、对音乐的理解与掌握,陈拥有相当纯熟的编舞能力。这得自于启蒙教练的栽培,引导她不断在冰上透过滑行表达自己的想法,并鼓励她创作大大小小的编排。长此以往,年纪轻轻的陈楷雯透过为自己编排商演和比赛节目,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编排经验;有如2015-2016赛季表演滑《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扇子舞、2016-2017赛季表演滑《十面埋伏》水袖舞,都是陈楷雯华人文化世界观的独特体现。此外,她在这个赛季更几乎包揽编排了自己的短节目和自由滑,以此年纪显示了罕有的对于竞赛规则及定级要求的充分掌握

“其实从以前我就给自己的商演编曲,而今年我对节目有些自己的想法,原本拿自由滑请编舞师编排,但一开始的内容和我想象的概念不一致,所以逐渐将内容改为我自己的样式,最后整套自由滑节目就这样完全以自己的概念排出来了。至于短曲是全程由我自己编排。”陈楷雯会随着音乐而引发想象,依据想象发展成各式各样的舞步;比如为了诠释自由滑Jalousie “Tango Tzigane”,她也花了一些时间额外学习了阿根廷探戈。“定级步法和衔接等等也都是我自己安排,步法要能排到满意并不容易,为此我重新排过好几次。这次大奖赛两站结束,又发现一些缺点,所以回到美国之后,我还会重新再排一次。我会在排好之后滑给Tammy看,真的做得不好的时候,Tammy一定会跟我说。但Tammy也很信任我,所以我会努力做好正确的内容交给她看。”

升上成年组的第二个赛季,陈楷雯也第一次体会了两场连赛的紧凑行程。她以乐观的心态体验着比赛的每一个环节,“出发之前我们就已经看过了一些可以安排作为热身用的冰场,在北京和札幌都有人帮忙。心理上的确难免疲惫,不过比赛就是这样,感受这些也很有趣”,陈说。当然赛事不可避免地需要检讨与调整,在连战的状态下,谈及修正,并不容易。“我们确实在COC(中国杯)发现了一些问题,但是最终决定回到美国后再一次调整。毕竟这些调整需要时间练习,我不能适应不经练习的直接调整,如果要调整,也得顺下来才有意义,那么不如回家之后再好好针对问题训练。”

第二年的升组赛事,几乎各方面都与第一年不同;尤其这赛季同时作为奥运的前哨赛季,对于所有选手而言各有不同意义,陈楷雯亦不例外。2014-2015赛季成为新一代美国的希望,2015-2016赛季历经体能的波折,为了争取奥运名额,这个赛季的成绩有其必要,也在陈楷雯的肩头上产生重压。“尤其我自己很明白这是办得到的,因为练习也办到了,所以我很需要找出让比赛能够如常发挥的方法”。谈到压力与失常之间的拉锯,陈很清楚地理解自己的挑战何在。翻开这一季两场大奖赛事,陈楷雯与压力对抗的身影显而易见;不断提醒自己必须在短节目要尽善尽美,取得上佳名次,“当放上这层压力,我就会想得太多,于是无法发挥。但短曲结束后,排序结果已定,所以我已经能放开这些想要领先的想法,长曲的表现也反映了尽其在我的心态发挥吧。”过多的想法会影响赛场发挥,然而伴随着成长,滑行时去除杂念却是越来越困难的事。“我能感觉到自己不是小小孩了,成长在心理上的变化也很大。还小的时候,我只管教练说什么就做什么,不会想太多;长大之后会不由得脑海里放很多想法,上场的时候就影响了自己的表现。”这也反映在NHK自由滑的后半的疲态显露,“的确是有点累,不过主要原因可能在于后半排进了很多跳跃;所以一旦每个跳跃落冰后,我会马上开始思考下一个跳跃该如何执行,想的都是留意一些不能出的差错;因为我很想在NHK杯里拿出一个美好的自由滑,自然失误越少越好,这些想法可能令我看起来迟疑了些。问题倒不真的出在体力下降,我的体力平时可以在练习时能充裕应付连续练习两次的自由滑,相信就算有点累,也不至于影响。想来还是因为进入后半,我就免不了产生只要完成倒数剩几个跳跃就能结束的(多余)想法。”心态调整对于失常控制影响甚大,谈到两站大奖赛,就不免会注意到陈的后外结环跳。陈楷雯自评后外结环三周原本是种简单的跳跃,但比赛一开始出问题,便会产生心理上的连锁反应。越发在意,越发得失心;越发关注,越发失常。“但是说真的后外结环三周对我其实是很简单的跳跃,我越去想它,越跳不出来,所以我必须学习如何在比赛里克服这些想法。”

紧接着要到来的美国年度重头戏——全国赛,将左右后半赛季的各种锦标赛人选。陈楷雯的目标明确,“比如刚刚提到的footwork和定级步法,再加些新的编排吧。然后提高跳跃的安定度,当我完成这些,我就准备好面对国家赛了。”至于全美锦标赛的结果排名?陈楷雯评价道:“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做到我该做好的,一旦能把这些目标做得很好,我知道是可以站上前三的。”

Go to English version
日本語バージョンへ参照

(SkatingChina讯 记者/Lucier Ho;摄影/Lucier Ho/虾天王/刘睿阳)

版权归SkatingChina所有。若您需要引用、转载部分内容,须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请勿大面积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lease do not repost the entire article without permission from SkatingChina.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