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百花齐放!全日青锦标赛看女子新世代激战(上)

女子选手储备量雄厚的日本国家队,于11月下旬举行了青年组锦标赛。作为日本国内的青年组盛事,来自各县市的选手,需要经过地方赛晋级、东西日本选拔等过程,才能获得青年组全国锦标赛(以下简称全日青)的资格,与少年组获得推荐的三名选手比试。全日青绝不是青年组一线选手的赛季终点,而是打开赛季后半段的门票。根据日本国家滑冰联盟的规定,全日青是遴选国际锦标赛派遣、考核来年强化选拔的重要依据,有时也关联到往后赛季的派遣。在这里夺冠的选手,可以直接获得世界锦标赛青年组(以下简称世青)的派遣保障,名次优异的青年组选手们,经赛后公告,还能入围年底的全日本锦标赛(以下简称全日锦),挑战更艰巨的成年组难度。

其中,全日青的女子单人滑令人瞩目。青年组的选手们年年后浪推前浪,竞争日趋白热化。在这波下克上的浪潮中,领衔打开突破点的,当属今年甫升组的新星—樋口新叶。樋口除了成年组的优异赛绩,还持有比拟男子的起跳助滑速度,她也是继村上佳菜子、宫原知子后的届龄升组者。

连霸全日青的樋口升组后,青年组女子迎来了全新的激战。从声势再起的坂本花织、备受瞩目的本田真凛,到空降青年组大奖赛夺牌的新人纪平梨花和山下真瑚,后面还有少年组三强,以及其他各具特色实力的选手,都是平昌及北京奥运周期值得关注的新星,一起看看各有千秋的全新战国时代的女孩们吧!

新生代的王者·坂本花织

四岁开始滑冰,历经了沉浮,终于在今年大放异彩的坂本,展现了优异的稳定性。15-16赛季,青年组大奖赛波兰站后发生的胫骨疲劳性骨折,迫使坂本离开冰面整整一个月。回归之后的一个月紧接着的是15-16赛季全日青,状态不见起色,位居13的名次无法带着她前往全日锦的舞台。“应该就是去年全日青的种种不顺,才造就了我现在的表现”,坂本回忆挫折带来的淬炼,“两年前,就在全日青,第二名的结果出来时,总觉得就差一步。所以后来为此练得很勤,没想到却又因此而受了伤,心里就更不服气,决定做好眼下能做的每一件事,重新振作发奋,才有了现在的结果。压力的确是负担,但我也成长了。”今年夏季集训开始,坂本的状态不断提升,相继在两站青年组大奖赛分站赛中夺得佳绩,率先挺进总决赛。一次一次充满收获的比赛,也逐渐累积了她的自信,终于乘胜追击,一口气将世青的门票与总决赛的奖牌纳作了囊中物,并准备以今年度的青年组冠军身份挑战全日锦。

“我的武器就是制空幅度飞远的跳跃,但滑行上却不是很在行。今年夏天集训的主题,正巧就是滑行,我想今年应该也反映了集训的成果。最近也开始观赏芭蕾舞,学学该怎么展示手部线条。”为了正式迎接更大的国际赛事,中野教练与坂本也安排了新的目标,“接下来的比赛,总之都不要受伤。还有,我现在的表现力还差得远了,为了在世界上竞争,这些课题都会加进训练的菜单里。”

同门三原舞依也在升组后的大奖赛首站一炮打响。一同训练的坂本也常被问及与三原的关系。“舞依只要动真格的时候就会卯起来,看着她正面迎击的时候,总是觉得好帅。虽然我们分别在不同组里竞赛,但应该对彼此都是很好的刺激。”

处于顺遂的道路之上,确定出场的世青动向自然成为瞩目的焦点,“如果心里一直挂着求胜这件事,肯定不由得就会紧张的。”版本坦承。“名次是还挺重要,今年比赛目前也都不错,有些良性循环的效应在吧。跳跃是我的强项,我还是希望首先要确实落冰。”而展望即将到来的平昌,坂本则回应:“平昌的选拔,应该还是会以已经在成年组奋战的选手更优先考虑吧。不过假如明年真的我也升上去了,虽然会变成新鲜人,但要是真的一鼓作气冲进去了,也是挺好的。倒没有特别想要把谁当成目标,总之先超越自己再说吧。”

跨越复健后的回归·白岩优奈

白岩优奈来自京都名门滨田美荣教练的团队,惊人的跳跃技术曾经得到织田信成点名赞扬。白岩用刃干净,除了能执行接后外点冰三周的连跳,如勾手三周或后内点冰三周接后外点冰三周之外(3Lz+3T/3F+3T),也能跳出罕见的后内结环三周接后外结环三周(3S+3Lo)连跳。今年的全日青自由滑居于坂本花织之上,并且在后半段执行了高难度的勾手三周接后外点冰三周接后外点冰两周(3Lz+3T+2T),足见独到的跳跃控制技术与体力。

白岩的崛起之路并不一路坦荡,两年前在她13岁的时候曾挑战全日青,由于短节目的失利,没能挺进自由滑,提前宣告淘汰。然而她的才能并未因此受到埋没,来年空降青年组大奖赛获派两个分站,并带走两枚金牌。随后回到全日青,排名仅居于樋口新叶之后,紧接着一个月,进入了全日锦的五强。进入后半赛季,白岩又受派遣至青年冬季奥运及世青赛,双双取得第四名的佳绩,强势过境所有出场赛事。却就在世青之后,左脚胫骨在四月时骨折,在新赛季还未正式开始前,再次面临了严峻的新考验。

“虽然还不算疲劳性骨折,但也是因为操劳累积,两个月没上冰,直到七月三号才开始恢复练跳。Dream on Ice巡演第三天才跳出后外结环三周(3Lo),到七月下半时,开始能跳三接三连跳。但那时状态还不好,一天顶多就跳两次,当时非常害怕跳跃。现在左右脚的肌肉强度虽然还不平均,但成功率已经上升了。四月受伤的时候,真心没想过还能一路比到这里。因此能站在这个赛场上就已经十分高兴了。”回想起从受伤倒复健,以及复健的调整其与肌肉重塑,走完今年全日青的白岩话语间透露着感激。

伤后的恢复还不算完全,由于肌肉力量正在重建,目前左右的肌肉尚不平均,导致白岩在全日青的公开练习忙于调整,跳跃不能如意。短节目组合跳得落冰质量尽管不理想,但不愿在难度面前逃避的白岩并未采取保守态势,拒绝逃避的性格在自由滑也可见一斑:“短节目的组合跳里,前跳落冰那瞬间也犹豫过要不要改成三接二;但又觉得难得已经在全日青,三接二的难度总觉得表示自己心理上退却了。我心想宁可摔了,也该是接个三周跳。至于自由滑,其实上午练习的时候还跳不出来,也为此紧张过;不过很庆幸实际比赛的时候,总算是吃下了所有跳跃。大概是因为心态放松,又听到观众加油的缘故吧。”

回顾自己在今年全日青的过程,白岩回答:“去年来的时候,整个人就像作梦一样,所以当时身上还没有负担或压力,今年有很多冰迷来场为我加油,让我的心理上能有感觉坚实,于是也鼓起勇气去滑了。去年的第二名,过程和结果都是很开心的。而今年则是经历了复健,撑过一段很苦的时期,有种一路走来结果真好的感觉,同样是喜悦,与去年相较,还是不同。我知道短节目照常发挥的话,肯定能从60起跳,所以对于这次的评价其实没有太多意见。我们今年的第一个目标是要先赶上全日青的调整,这部分大致可说是达标了,的确暂时松了口气。但距离目标分数设定在190,还差一点,多少还是因为短节目对我来说仍然棘手些吧,没能拿到更多评价,这是要紧的课题之一。去年的短节目是符合14岁女孩印象,充满活力的节目,今年换成略为成熟的音乐,我也花了点时间试着揣摩出味道来。自由滑方面,具体来说,想呈现一支相较于去年的水平上有全面提升的表现,《夜晚华尔兹》虽然曲子大致与去年一样,但内容完全不同。开场的时候演的是在后台练习发声的女孩,随着华尔兹响起,音乐铺陈,渐渐就走到舞台前,开始跳舞的情节。去年的夜晚华尔兹虽然也是很好的节目,不过今年的版本在衔接上把难度提高很多,花了不少时间才把难度顺下来。但因为是我很喜欢的曲子,所以还是可以带着好心情滑完它。自由滑才刚换没有多久,目前大概完成度只有八成左右;全日锦能有什么表现还不好说,毕竟成年组的自由滑就会有四分半了,滑完四分半也是需要准备的,不过总之在全日刷新生涯纪录是个确切的目标。”

微笑与泪水的女主角·本田真凛

“我不想让别人觉得,上一季的世青只是一场侥幸。”从青年组大奖赛横滨站开始就发愿今年要每战每胜的本田,绝不能说成绩不理想,然而她总觉得距离对自己期许的发挥还差得远。表现绝不逊色,却还未在这个赛季摘得桂冠的本田,在得失心与平常心之间,持续摸索着合适自己的步调。教练滨田美荣形容本田真凛是个“来得快、去得也快”的选手,情绪上来得快,消化的速度也很快,“真凛基本上是用感觉在滑冰的”,正反映了本田感性的特质。

全日青的女子短节目站告一段落时,还嗅不出自由滑后她会再度泪洒后台的气氛。“每次只要患得患失,想太多就会很惨。和坂本之间的分差,我让自己放空,都没有在想。”短节目后,本田受访时表示:“去年也是这样,我总在比赛前给自己太多压力,结果上场时失误变多,整体下来也与自己期待的表现内容完全相反;所以到了今年,不管国内赛或国际赛,我试着换个想法,如果节目没有失误,虽然多少还是会想可能能拿第一,但我让自己不要去管这些,单纯像是回到滑冰的初衷,去揣摩回到初衷的那个感觉,一边回想以往上冰种种的心情,用这个心态去滑。比如想些好的事情,比如上个赛季,几场本来觉得根本不会有什么作为的比赛,结果都意外地拿到了好成绩和好名次,所以我努力让那样的心情能一直维持在每场比赛的备赛上。”

然而心理调适的实践绝非易事。对于自己备赛的心态,本田回答:“拿今天来说,就是从头到尾会很僵硬,是一种完全无法随心所欲的僵硬感。今天的僵硬感,想来还是多少因为我心里放不下对比赛结果的期待。”而被问及是否试过与紧张感共赛,她说道:“也不是试过,因为每次最后总还是会很紧张。但如果是去年的话,这个紧绷就会让我破绽百出,所以相对于今年,我想这一点是有所成长了。其实不管比赛大小,就是小比赛我也会有很紧张的时候;但国外的比赛,如果当时不紧张,就完全不会有这种问题。虽然我说不上来为什么会这样,但我有在思考今后或许要试试看正面看待这样的紧张感,与这种紧张和谐共存。”

就在一夜之后,心态调适的考验再度来到本田面前。一开场首先痛失重要的得分来源勾手三周接后外点冰三周(3Lz+3T),本田内心乱了方寸,试图挽救,却挽不回骨牌般的失误。“其实上冰时非常放松,完全不是紧张作祟,但是第一跳的失误,是今年在比赛和练习中都几乎没有过的,心理上因此产生动摇,紧接着补救的后内点冰连跳(3F)机会也没能接上,然后就一直边滑边思考着该如何更改跳跃构成以弥补这些损失,所以有关节目的表现部份自己已经不太记得了。像这样失误连连的比赛已经好段时间没有过了,现在实在很不甘心。危机训练其实平时也有做,但是三周接三周组合跳这个部分来说,原本就是在练习时鲜少失误过的,所以也不好说。在今天失误后后半的三连跳,后内点冰三周后面本来是想重新接上,或者最后面要接三周,但结果也没能接上,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整个过程实在非常糟。”而尾盘两周半的预定变成一周半的失误也与此有关,“本来是想多少接上后外点冰两周(2T),但已用过两次,不能再跳,也只好放弃。不过透过这次经验,我也理解到平时就一定得加入这种危机处理的练习,我希望正面看但这次的经验。”

虽然自由滑后风云变色,充满了后悔与反省,但本田仍庆幸自己在慌乱之中坚持到最后,并未想过放弃。“虽然的确是很不甘心,但还是毕竟第一次登上了颁奖台。其实在滑的时候,也因为失误太多,一度怀疑这样还去不去得了全日,不过整体下来,我仍然庆幸没有中途放弃,支持到整个节目结束。”而谈到经历再一次苦涩课题后的心情,本田也反省仍不免受到得失心所左右而哽咽:“我同团队的优奈一起出赛来到这里,优奈当初受伤的时候,我们也是一起度过的。上场前,看着她在自己的眼前站在冰上比赛,心里是很高兴的。那时候还觉得自己也应该加油,但另一方面自己也想赢,所以也边看比赛边默默地盘算了该敲出几分才能得胜,我觉得这点不是很好。去年也是两套节目都滑得很差,最后吊車尾才总算去的全日。当时去比大奖赛总决赛的时候其实已经退无可退,心想也只好拼了,加上去年的全日,说实在也不怎么样,后来也发愿要在世青赛上加油。结果去年两次都是先有个不甘心的比赛,才得到了好的发挥,所以今年我希望能在总决赛上好好顺下这两套节目,让大家看一下节目的完成型。”然而赛季充满波折,本田又在马赛的总决赛上确诊新型流感,被迫自行在旅馆隔离而退赛;在发烧与时差的夹击之中,总决赛后距离全日锦的备赛,仅只两个星期不到。本田真凛面前的考验,总是既戏剧性,又处处严峻。

(SkatingChina讯 记者/摄影/Lucier Ho)

版权归SkatingChina所有。若您需要引用、转载部分内容,须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请勿大面积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lease do not repost the entire article without permission from SkatingChina.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