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专访安娜·卡普里尼/卢卡·兰诺特:每朵乌云都镶着银边

2014年花样滑冰世锦赛的冰舞赛场,短舞排名第一的卡普里尼/兰诺特倒数第二对出场。分数出来的瞬间,两位选手脸上挂着些许犹豫,几秒钟后,卡普里尼捂着脸开始抽泣。当时他们还不知道整场比赛最终的结果,只知道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枚世锦赛奖牌。 回忆起那场有些戏剧性又令人难忘的比赛,兰诺特还原了一年前震惊的表情并说:“当我意识到以0.02分的优势夺冠时,以为是电脑弄错了。奥运会时我们第六,有两对选手不参加世锦赛,但加上别的优秀选手,我以为大概能得第四吧。”
最后他们以短舞第一,自由舞第四的成绩夺得金牌。除去一些运气的因素,卡普里尼/兰诺特的夺冠不使人意外。如果把2006年第一次的成年组比赛到2014年获得世锦赛冠军作为一个阶段,卡普里尼与兰诺特的成长轨迹清晰可见,进步有迹可循。他们不是上两个奥运周期中最引人注目的选手,却是冰舞赛场上不会被人遗忘的一页。
但经历了一场梦幻般的世锦赛后,卡普里尼与兰诺特便开始了一整个赛季状态的回落。2014年中国杯大奖赛只获得了第三名,他们选择退出接下来的法国站,以改进自由舞的编排。然而之后成绩依旧不如人意。欧锦赛银牌与上海世锦赛第四名并不是难以接受的名次,但对于已是世锦赛冠军的选手来说,这个赛果显得暗淡,伴随而来的是外界对于他们期待的破灭和质疑。谈到上个赛季的低谷,卡普里尼与兰诺特认为除了自由舞的选曲编排不被认可外,伤病是压力的主要来源。兰诺特腹股沟疝在九月初才被发现,虽然这之前的几周,疼痛症状便已初现。等到二人与团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已经错过了不少时间,手术是唯一的解决方式,但在比赛渐渐逼近的时候,进行手术的代价太大。“医生说卢卡有很大机会可以完成这个赛季,但每一天都可能成为终结,这让我们倍感压力。”卡普里尼说他们并没有建立良好的心态来实现一个成功的赛季,但当时的处境确实尴尬:“在世锦赛夺冠后,我们就面临着诸多难题。上一刻我们还站在顶峰,三个月后,手术和比赛的问题就摆在了眼前。”
2015年的中国杯,成了再次证明自己的机会;一年前,他们曾在同一场比赛中折沙沉戟。今年,兰诺特在休赛期进行了手术和恢复,他们得以更早着手为新赛季作准备。最终,在首都体育馆,卡普里尼/兰诺特第一次站上了分站赛的最高领奖台。这是他们参加大奖赛的第十个赛季,离第一枚奖牌已有八年;同时106.91的自由舞得分,也创了运动生涯的新高。对于分数和金牌,他们喜出望外:“我们不知道这赛季首次在大奖赛的亮相会得到怎样的评价。成绩令人满意,但最值得高兴的是那么多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 ”。一个月后的总决赛,又是突破,自由舞第二名,总分第三。这对选手终于站上了总决赛的领奖台。
他们在新赛季中尝试了新的托举;而选择能够代表自己特质的曲目,也折射了对于上赛季的审视。
与几年前的《大路》相似,二人再次选择了意大利配乐大师尼诺·罗塔与著名导演费里尼合作的电影配乐作为自由舞音乐。同样的作曲家并不意味着重复,尼诺·罗塔在意大利家喻户晓,相同的文化背景使这对选手自信能将音乐的内涵完美展现,同时传递意大利的国家文化也是他们的选曲理由。“两首舞蹈的风格是截然不同的。”卡普里尼说道,“《大路》讲述了一个特定的故事。而今年的节目中,我需要演绎一个富有魅力,狡黠而又甜美的角色。”兰诺特加以补充:“我们将这个节目称为《甜蜜人生》,这是意大利人生活的主题。而《大路》则表达了离别,他们的主题完全不同。”
冰场上的卡普里尼经常穿着红色系的裙子,深知红色与她的肤色身材相辅相成。她喜欢红色的热情,如他们喜欢的斗牛舞一样奔放;她相信红色能带给她的自信、让她强大。冰场下的卡普里尼富有魅力,正如他们想表达的自由舞主题一样,“机智而甜蜜”。兰诺特则更多地在一旁为舞伴作补充,时而用夸张的面部表情和语调描述着世锦赛夺冠时的惊喜和对别的选手的喜爱。说到最喜欢的选手,卡普里尼与兰诺特毫不掩饰对泰萨·瓦图/斯科特·莫伊尔(Tessa Virtue/Scott Moir )的欣赏。
“过去的几年中,泰萨和斯科特的《卡门》是我最喜欢的节目,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着了迷。即便这个节目并不是最适合他们,但我喜欢他们的表演和节目构思。当他们表演的时候,我的眼睛就挪不开了。”卡普里尼说道。兰诺特也有着相似的感觉:“我记得2010年,泰萨与斯科特的特质就已非常强烈。梅丽尔与查理(Meryl Davis/Charlie White)的表现非常棒,他们强大而稳健。而泰萨与斯科特的诠释能力和在冰上的特点则十分突出。”
虽然在2012-2013赛季的加拿大站与世锦赛上,两对选手的《卡门》曾“背靠背”演出。对于“撞曲”的尴尬, 卡普里尼与兰诺特表现从容,他们在比赛时关注的是本身,而非强大的对手,“《卡门》很适合我们,所以(撞曲)不会让我们低落。况且两对选手虽然用了一样的音乐,但选段不同,不会有重复的感觉。这种情况当然不那么如意,但我们会尽力做好,分数也自然会公道。”
卡普里尼/兰诺特隶属于一个类似军队的警务系统,意大利政府给予他们训练上的支持,帮助他们在成为运动员的同时不至为生计而奔波。即便如此,他们依旧没有时间发展其他爱好。像别的顶尖选手一样,二人因为训练而搬家,因为事业而放弃了学业。每天早上七点或七点半到下午三、四点的训练消耗了他们不少精力。除了在冰场的时间,他们过各自的生活,走不同的路。兰诺特将打扫卫生作为爱好之一,其他的包括逛博物馆以及钓鱼。卡普里尼则是喜欢去动物收容所与动物相处。不过从今年开始,卡普里尼有了新角色—一名妻子。丈夫霍塔雷克是双人滑选手,同样投入了大量时间在训练上,对于婚姻生活,卡普里尼笑言:“我有了新的戒指和一个丈夫,除此之外没有变化”。
对于下一届奥运会,卡普里尼与兰诺特的目标清晰。接下来的三年中,他们需要滑出最好的作品,然后再去争取平昌的一枚奖牌。 “我们不在赛前对自己的名次抱有过多期待。当你认为自己会比得很好的时候,你或许比得并不好,正如上一次中国杯,我们的信心本是更足的。”这是二人的参赛哲学,保持谦虚却又时刻准备迎接生活的惊喜。

 

(SkatingChina 讯 撰稿/摄影/汪莹瑕 记者/肖疏影 封面制作/刘伯橙 校对/康子仪 )

 

版权归SkatingChina所有。若您需要引用、转载部分内容,须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请勿大面积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lease do not repost the entire article without permission from SkatingChina.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