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专访阿什莉·瓦格纳——振翅高飞 剑指平昌

“Live tweets start now”,刚刚取得大奖赛美国站金牌的阿什莉·瓦格纳(Ashley Wagner)坐在男单比赛的看台上,宣布自己将在比赛现场发即时推特。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她一边欣赏着男单比赛,一边发着时而打趣时而自嘲的评论,引来无数粉丝的互动。25岁的美国女孩希望自己在退役后成为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一名评论员,开朗健谈的她,显然可以胜任这个角色。

但现在谈论退役为时尚早,瓦格纳依旧热爱着花样滑冰这个项目,而她的竞技水平也仍在提升中。更何况,十六个月之后的平昌冬奥会,才是现阶段的最大目标。

半年前的波士顿世锦赛,主场作战的瓦格纳在观众山呼海啸的掌声中取得银牌,第一次站上了世锦赛的领奖台。“去(世锦赛)之前并没有带着期望,”瓦格纳说道,“我不给自己施加夺取奖牌的压力,因为此前多年我都曾这样期待,然而从未成真。”

时间回到两年前的全美锦标赛,同时也是奥运选拔赛,瓦格纳曾在同一场馆—波士顿TD花园体育馆—遭遇滑铁卢,第四的成绩让她险些无缘索契冬奥会。瓦格纳说那个场馆是她的“心魔”。“在世锦赛前的一个月,我去进行推广活动并在场馆绕了一圈,从心理上重塑自己。或许这对我有些帮助,让我觉得世锦赛是完全不同的赛事。”

同时,2016年世锦赛前两个月的全美锦标赛也给瓦格纳不少启示,在那次比赛中瓦格纳取得第三名。“全美锦标赛将我的弱点摆上了台面,即便勾手三周没有失误,我也无法夺冠。在旋转和滑行质量上都远远落后,这让我意识到还有许多方面需要提高。两套稳定的高质量节目是必须的,我将节目作为一个整体来练习,这使我在世锦赛做得更好。”瓦格纳将整个节目不断打磨,一遍又一遍的合乐使她即使在疲惫时仍能保持水准。此外她着力于攻克弱项,旋转定级、跳跃质量特别是三周接三周的稳定性都是她在世锦赛前的训练重点。

掌声之下,瓦格纳克服的不仅是技术难关、心理障碍,还有她的伤患。世锦赛前大腿的轻微撕裂使她担心不能发挥水平。“我在赛前很努力训练,来克服伤患。世锦赛后的团队挑战赛时伤病复发了,因为我的腿已经在赛季中耗尽全力。”虽然带着一些伤病前往波士顿,瓦格纳却智慧地淡化了这个信息,“如果公布自己受伤,外界会将事情放大,这会成为我唯一能听到的事,也不断提醒着伤病的存在。我不希望这样,我只想集中注意力。”刻苦训练帮助瓦格纳战胜了伤病,站上了领奖台。成功的经历也激励着她在接下来的休赛期更加努力,让领奖台成为了更现实的目标。

如今的花样滑冰女单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以俄罗斯新秀为主的年轻选手让领奖台的平均年龄比上个奥运赛季低了不少。但如瓦格纳和浅田真央等“老将”也有着她们独一无二的优势,她们的参赛经验与表演能力是新秀们无法达到的。

近几个赛季,瓦格纳逐渐树立了自己的风格,她的节目或动感热情或戏剧感强烈,她的表演展示着强大的气场。2011-2012赛季的《黑天鹅》,2012-2013赛季的《参孙与大利拉》,2014-2016赛季的《红磨坊》……当瓦格纳在这条“女王范”的道路上渐渐驾轻就熟的时候,她对这个赛季的自由滑选曲做了另一番尝试—新赛季自由滑曲目来自于英国“缪斯”乐队的《异形创世纪交响曲:救赎》。这首糅合了摇滚、古典的带有奇幻风格的乐曲曾经被同胞杰瑞米·亚伯特出色地演绎过,此番挑战也体现了瓦格纳希望突破自身的野心。

“《红磨坊》中,我扮演了一个角色。观众知道我想演绎的故事,我无需过多解释。这次的自由滑伴有歌词,但是观众可以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去理解这段音乐。某种程度上,我也可以演绎我自己的理解,以我的方式表达音乐。同时,还是需要定一个主题,紧贴着它,让观众能够轻松理解。这是最大的挑战,也让我提高。”

瓦格纳将自由滑的主题定义为“失去”,失去人生中最重要的人意味着失去了整个世界。甜蜜的开始如同两人关系的初期,纯真而洁净。音乐节奏渐强,两人关系走入困境与混沌。此刻出现的歌词“Let’s start over again(让我们重新开始)”则剖析了失去后的感悟。“但是人生不是如此,”瓦格纳说道,“所以我希望人们在看完这个节目后,能够接受自己,接受‘失去’,继续前行。”

今年的两套节目风格迥异,外放的短节目与内敛的自由滑二元对立,她将短节目定义为外人眼中的阿什莉·瓦格纳,而自由滑则是内心深处的自己。这个年轻女孩并没有的痛彻心扉的关于“失去”的经历,但人生的高低起伏是循着节目中相似的轨迹进行的,她以自己为例解释道:“生活中,我总是发现有些时候过不去那个坎,除非我原谅自己,接纳一切。”

瓦格纳的人生感悟也在她的运动生涯上有所体现,在大赛上的那些稳定发挥,或许就来源于对失败的及时放手。美国女单的整体水平较强,全美冠军自然是一项巨大的荣誉,但她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更大的舞台应该是世锦赛,所以上赛季全美锦标赛并不突出的表现未在世锦赛时给瓦格纳带来负面影响。她坦承自己依旧在建设心理素质,每场比赛的外在与内在环境均不相同,没有一剂灵药可以解决所有心理问题,可以做的是仰仗并信任自己的训练水平。

并且,瓦格纳也接受着自己的一些“弱点”,以此对前进的方向做明确的规划。“我已经意识到在奥运会上不会成为技术最强大的运动员。但我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最好——规范跳跃,持续提高表演能力,强化滑行技术以及旋转技巧。”瓦格纳认为培养跳跃的感觉非常重要,而手段则很简单, “尽可能多跳”,不断重复使肌肉有了对正确姿态的记忆力。

这次大奖赛美国站,瓦格纳并没有在自由滑中发挥自己的最佳水平,存周和错刃的问题再次摆在眼前。相信自信且智慧的瓦格纳,会在此继续汲取经验,如同在强大数据库中的不断丰富的场景,最终建立起一套足以应对一切困境的模型。

Go to English Version

(SkatingChina讯 撰稿/封面/虾天王 记者/校对/季早樱 摄影/Kate/Zichen Liu/刘睿阳 )

版权归SkatingChina所有。若您需要引用、转载部分内容,须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请勿大面积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lease do not repost the entire article without permission from SkatingChina.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