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周知方: 肩伤新愈,为自己骄傲

近期本站文章受到个别媒体同行严重侵权,我们特此声明,未经本站允许,严禁任何形式的图文转载,我站将追究侵权方法律责任,望各位媒体同行互相尊重,保护知识产权,维护国内文化环境。

他是一名勇士,我们几乎可以这样形容他。从青年组时期,任何困难都不能阻挡周知方的决心。平昌赛季是一个波涛汹涌的赛季,周知方突破了升组后的重重难关,最终第一次踏进冬奥会,继世青赛金牌后,再一次证明他自己。而随著新赛季的规则变化,周知方成了这波巨浪中受到剧烈翻搅的选手之一。他在美国站最终没有收获奖牌,但带回了丰富的课题。就在积极面对日本站准备对策的时候,此时摆在他眼前的,却是一个悬崖上的决定。

周知方的勇气和决心让他没有考虑退却。即使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为自己拼尽全力直到最后一刻——皇天不负苦心人,周知方如愿实现了站在赛场上的目标。

——你在自由滑之后摸了一下冰,为什么这么做?
我对这次能比赛心存感激,我想触碰冰面,去感受它。在一个大场馆里比赛总是很特别的。

——今年二月参加了第一次冬奥会,平昌冬奥会的经验对你淮备北京周期的比赛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我就知道我能对北京奥运会抱有怎样的期待了。我需要做更充分的淮备,我需要更有效的训练,现在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听说你胳膊伤了,你当时是怎么伤的呢?
是脱臼。我有当时的视频(视频中周知方在练四周时整个人摔下来,肩膀砸在冰上)。摔的时候我的胳膊儿就这样……就脱臼了。好疼呢。在来之前的一周,我没法滑。医生建议休息,他说我不能滑。过去的两周对我而言很难。我很高兴最后滑得不错。

——医生让你不要来比赛,最后你们是怎么决定要来的?
我周六回到科罗拉多去试了一下,周日又回到加州,又见一次医生,让他看我怎么样。我们的机票都已经订好了,都计划好了,我不来的话,对自己来说就很失望。我来到这儿之后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比,能不能滑好。前几天的练习也充满了挣扎。但是最后我发现自己内心有很强的决心要比好这场比赛。

——实际比赛时还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我的肩膀已经好多了。问题不在于肩膀,而是我整整一周没滑。这对我的技术动作影响很大。

——你和教练Tammy讨论过你受伤的事吗?她是否调整过你的难度?
是的。我回到冰上之后感觉像好长时间没滑了。我知道自己做不到短节目中放两个四周,长节目中放五个四周。所以我们必须得调整技术难度。我觉得这个调整效果很好,让我能集中于一两个主要技术动作,表现更好。

——你的跳跃难度特别高,受伤的机率可能比别人还要高。你怎样看到自己的健康、风险、技术难度和分数四者的关系?
风险越高,回报越大。我的难度更高,风险更高,但风险更高,分数的潜力也越大。我自己是个很要强的人,我知道要是真的想要的东西,最后能达到。只要我有时间训练,只要我保持健康,就能冒险取胜。

——这个赛季的规则有变化,对周数和刃的要求都更严格了,你打算怎么去满足裁判严格的要求?
从小我的落冰就不是最干净的,我是有一点弧线。我的跳跃不是径直向后落冰,从小就是那样。我非常努力地想让自己向后落冰,让自己的跳跃更干净,更不容置疑。不过,我不觉得每次被标存周都是合理的。有一些我自己也不太明白。比如说美国站短节目的quad Flip,还有这次长节目的quad Salchow。这些都是绝对干净的跳跃。不过,我不是说自己的跳跃已经够好了。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加强,要更干净、更稳定才行。这需要时间。因为我上周受伤了,回来之后,感觉在美国站之后所做的努力都被抵消了。非常不幸,但我只能接受了,我至少迎接了挑战,滑得挺好。

——针对这两天的比赛,Tammy给了你什么建议?昨天结束的时候她对你讲了什么?
我的教练们都很为我感到骄傲。他们知道过去两周对我来说有多难。他们没有抱太高的期望,不过他们还是鼓励着我突破自我,尽量拾掇好自身状态来比赛。他们给了我很多支持。

——这个赛季选择了《卧虎藏龙》配乐,这其中有自己的想法吗?
这是我跟妈妈、教练和Jeff一起决定的。我听了这个音乐,觉得很好听,非常细腻。我觉得自己能滑好,它会是个很好的节目。

——还会继续尝试中国风的曲子吗?
会的。

——到科罗拉多泉练习已经有一年了,可否讲讲那里跟加州的训练环境有何不同?
科罗拉多泉有奥林匹克训练中心,有全国最集中的运动资源。那对我而言是最好的去处。有太多太多的资源可以用了,场馆很棒,更像是为花滑而不是冰球量身打造。设施很完善,员工也很友好。在那儿还有全世界各地到来的优秀选手,有非常好的竞争氛围。

——这个赛季感觉你的滑行进步了,表演也更富有感情、更饱满。
这是个很自然的过程。这个赛季我告诉自己要成为更好的冰上运动员。我的潜意识里装着这一点,于是只要在冰上练习的时间,我都在进步。这个赛季我最重要的目标是超越滑冰的,那就是我的艺术表现力。不再那么全力拼跳跃。我想已经见到回报了。我和很多教练一起打磨了自己的滑行、编舞和肢体动作。

——回顾你在美国站和日本站两次的比赛,你自己怎么评价自己的勇气?
我很自豪自己坚持了战斗。美国站是一次学习经历。我两个节目都表现得不错,我觉得自己本应站上领奖台,但没能做到。我没有沉湎于失败,而是回到家中寻找提高自己的方法。然后我受伤了,在日本站前有了退步。不过我来到这里了,我就能为自己骄傲。

——离全美锦标赛还有两个月时间,你打算如何一边养伤一边淮备比赛呢?
在过去的两年间我已经学到了很多管理伤病和科学训练的方法了。我希望能提高自己的力量和耐力,这样才能长时间健康滑冰。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锻炼出稳定性,在全美锦标赛时拿出更好的表现。

——最后一个问题,赛季进入后半段,后半段有什么目标?
我在大奖赛系列中遇上了不少麻烦。我伤了背、脚,后来又是肩膀。现在上半赛季结束了,我应该调试出巅峰状态了。我希望自己能在全美锦标赛时有一个小的峰值,把最好的状态呈现在世锦赛上。我希望能站上世锦赛领奖台。我知道自己能做到。去年我在短节目中排到第三,如果不是在赛前伤了背,我也许能站上领奖台,甚至可能获得银牌。不过话说回来,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不能沉湎其中。我会朝前看,争取未来取得这个成绩。我现在有充足的时间来淮备全美和世锦赛,我希望能保持健康稳定,加强跳跃,还要提高艺术表现。我完全相信自己有能力成为世界最顶尖的运动员之一。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