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哈瓦耶克/贝克:做独一无二的自己

凯特琳·哈瓦耶克与吉恩-吕克·贝克是冰舞赛场上的后起之秀。这对选手在2014年,以美国青年组冰舞冠军的身份参加了同年举行的世界青年锦标赛并夺得冠军。2014-2015赛季,二人甫升入成年组,便在大奖赛日本站上获得一枚铜牌。而接下来第一次全美成年组之旅的第四名,使这对年轻组合的未来一片光明。作为冰舞强国,美国队在过去多个赛季中,不仅能以三个名额满额参加世锦赛,三对选手也往往具有世界前十的实力。哈瓦耶克/贝克虽无缘2015年上海世锦赛,但首战全美成年组便站上领奖台,已是不小的突破。(编者注:全美锦标赛除了金银铜牌外,第四名选手获得锡牌,亦可站上领奖台)

女伴哈瓦耶克生于1996年,男伴贝克生于1993年。如许多优秀的冰舞选手一样,家在纽约州与华盛顿州的二人也搬到冰舞大本营底特律训练。他们师从著名教练卡梅连科(Pasquale Camerlengo)与克里洛娃(Anjelika Krylova)的团队,一同训练的还有加拿大的维沃/波杰(Kaitlyn Weaver/ Andrew Poje)等名将。通常哈瓦耶克与贝克每天在冰上练习五到六个冰时,大约四至四个半小时。同时,冰下的体能以及舞蹈课也安排在一周六天的日程中。除了运动员的身份外,哈瓦耶克还是一名大学生。她就读于训练地附近的奥克兰大学(Oakland University),这方便了她在训练之外有时间开展学业。 哈瓦耶克的专业为生物医学,神经科学是她最感兴趣的学科。学习与阅读是她的调节方式,“在滑冰成为了主要的目标时,放松也十分重要,只有合理利用这些业余时间,才能百分百再次投入训练。”冰场则是贝克的大学。他希望在结束运动生涯后成为一名教练,所以眼下在冰场训练的过程不仅是滑冰技术的提高,也是教学思想的积累。

哈瓦耶克/贝克在冰上善于利用身体延展性以及把握细节。正如冰舞名将贝尔宾在2015年全美锦标赛的解说中评价的那样,虽然身材并不高大,但二人的“脚底流畅,速度轻快”。显著的个人特点与冰上气质,使观众只要欣赏过哈瓦耶克/贝克的表演,便会将二人牢记。对于花样滑冰选手来说,取得成功的方式不止在于取得奖牌,也在于让观众以及裁判意识到自己的独一无二。而这种个性,正是哈瓦耶克/贝克希冀的—“复制别人是不可能,我们吸取别人的长处,而后更为优秀”。从青年组起,他们一直将电影原声作为自己的自由滑音乐。《天使爱美丽》、《罗密欧与朱丽叶》(2013电影版)以及本赛季的《万物理论》,这些音乐有着清晰的故事脉络,与哈瓦耶克/贝克的表演相得益彰。对于钟爱的电影音乐,他们从观众的角度解释了自己的选择:“一条清晰的故事线使观众更容易理解。古典音乐非常棒,而电影音乐可以让看的人融入到我们的表演中。”他们年轻而富有朝气,青涩不是劣势,相反,在这个年龄段,哈瓦耶克和贝克扮演着最合适的角色。

带着不少期待,哈瓦耶克/贝克由芬兰杯开始了2015-2016赛季。“我们需要在美国站之前参赛以获取信心。”哈瓦耶克说道。他们准备了新的曲线托举、直线托举、联合旋转以及旋转托举,这些元素使得自由舞焕然一新。虽然同为爱情题材,《万物理论》在四分十秒内需要表达的人物感情比上一年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更为复杂。故事由一段紧凑的捻转步展开,舞会后陷入热恋的情侣形影不离。故事的发展是两人婚后的如胶似漆, 圆形接续步时舞伴之间的步调一致;虽然波澜已起,但一切仍似平静。当音乐渐渐紧张,也正是霍金夫妇经历挫折的时候。舞蹈中,哈瓦耶克身位总是在前,演出的是以妻子柔弱的力量作为丈夫支柱的形象。其中最动人的一幕发生在音乐由急促至悲伤的时候,贝克所扮演的霍金最终因不能支配自己的手脚而虚弱无力;哈瓦耶克扮演的王尔德将丈夫的所有重量承担在自己身上。

冰舞毕竟不是电影,表现形式上的不同注定了故事不可能百分百地还原,然而舞蹈能够在各种限制下依旧铺展出清晰的故事脉络与多层次的感情已属不易。 “这不止是一段爱情,”哈瓦耶克评价道,“这是关于两个人经历挫折以及互相支持的故事。” 这段舞蹈没有主角与配角之分,在一支舞的时间,他们需要互为依靠共同走过电影中的几十年。贝克需要表现电影中史蒂芬·霍金病后的肢体形态以及面部表情;哈瓦耶克需要演出简·王尔德作为丈夫依靠时的坚韧与内心的挣扎。而在本土参赛之前,这些还原电影细节的巧思亟需得到裁判以及观众的反馈。

然而首演并不顺利,他们在芬兰杯的短舞与自由舞中皆有失误,自由舞的托举摔倒更是遗憾。对于芬兰杯的经历,贝克说道:“在赛前两周的训练中,我得了脑震荡,从而错过了不少练习时间。显然,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适应以及学习的赛季。”贝克口中所说的学习与适应指的是面对伤病的态度。在十一月初的大奖赛中国杯期间,哈瓦耶克同样受到了病痛困扰,刚刚度过19岁生日的女孩,不得不在自由舞时退赛。哈瓦耶克于赛前一晚出现食物中毒的症状,缺席了一场训练。短舞比赛的那天早晨,贝克一个人站在练习场上,他们不知道晚上的比赛女伴是否能够坚持。他们的短舞有惊无险,还获得了个人的赛季最高分。自由舞则没那么幸运。直到比赛前一刻的六分钟训练,哈瓦耶克依旧在场边呕吐,最终在男伴与教练的决定下,他们退出了比赛。对于这个结果,贝克的想法很成熟: “我们渴望参赛,但退赛是出于安全的考量。我握着她的手,知道她有多辛苦。她想继续,一直在坚持,然而我说不。因为对于每个人来说,比赛中的有些动作都具有危险性。(坚持比自由舞)是不值得的,我们拥有的不止是这个赛季,更要为整个运动生涯作考虑。”

不久后,哈瓦耶克/贝克将迎来他们视作本赛季最重要一战的全美锦标赛。他们的最大目标就是在该比赛中取得波士顿世锦赛的第三个参赛名额。毕竟在本土参加世锦赛,是一份不可多得的荣耀。刚刚过去的2015年底的大奖赛总决赛,美国共有三对选手获得参赛资格。这对于目前处于追赶位置的哈瓦耶克/贝克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花样滑冰选手的生涯相对短促,但哈瓦耶克/贝克依旧处于开始阶段。他们的路程才刚刚开始,避免伤病与加强技术以及磨练艺术同等重要。毕竟,2018年的平昌,甚至2022年的北京,才是收获的时刻。

Go to English Version

(SkatingChina讯 撰稿/记者/摄影/虾天王 校对/康子仪/季早樱 封面/刘伯橙)

版权归SkatingChina所有。若您需要引用、转载部分内容,须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请勿大面积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lease do not repost the entire article without permission from SkatingChina.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