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纪平梨花——宝刀出鞘

--面对发育关,打算如何保持跳跃的多样性?
我一直监控着自己的体重。我对食物一直保持警觉,也计算热量, 至今为止都是这样调整过来的,还没遇过什么不顺利的状况,所以我很相信只要持续这样做,就能继续控制自己在每次比赛之前完成调整。我最近也开始慎重关注是否摄取了必要的营养成分, 所以继续这种习惯,我想应该往后也是足以应付的。

--你觉得对于3A更重要的,是体重,还是爆发力呢?
虽然我不以孰重孰轻看待这两件事,要说是瞬间爆发力的话,其实训练本身也是很重要的,维持体重同样是很重要的。如果偏重哪一边多一点,我就会感觉好像不太行,所以可能真的没有哪边比较重视诶。

--升组之后,突然从追赶的立场转变为别人的标竿,如何应付这种变化?
以目前来说,我还没有特别感觉到自己变成了别人的标竿。 反而因为才刚升上成年组,更多的还是意识到自己处于迎头赶上成年组的立场。 可能也是这个缘故,目前对自己的心理状态控制得还不错。所以往后维持零失误为目标,虽然在旁人看来或许这很难,但如果秉持这个目标去做,不管自己是站在追赶的立场也好、被追赶的立场也罢, 我想就可以让自己不要在意太多旁的事了。

--请和我们谈谈日本站和法国站这两面金牌各自的意义。
NHK杯的时候,短节目的3A整个感觉对不上,于是问题就赤裸裸地露出来了,我想主因应该还是感觉没对上,所以这次来到法国站就特别留意了。但试着重来一次,却发现还是很难,所以两次的短节目都留下了待解的功课。至于两套自由滑,我感觉都是尽了当下所能发挥得最好水平。在日本站上,我成功地保持住了好状态,那一次的六分钟热身也感觉是一次成功的调

整,成果反映到自由滑的质量上,是非常好的。而这次法国站,则遇到了筋骨调整不通畅的状况,我的时差没能倒好,比赛的时间刚好是我还有点累的时候,身体出力实在有些不听使唤。在这种状况下,我开始觉得,比起滑一套很难的节目,还不如先不管怎样换成低难度的,总之想点什么办法先完成就对了。所以以这次的状况来说,我觉得已经是现状下最好的表现了,两场比赛都给了我很好的经验,拿到金牌也很令人高兴。

--法国站自由滑上更改了预定的跳跃计划,这是一瞬间决定的吗?
从去年开始,我就发现要预备这种状况。每当3A接得不顺的时候,马上视当下的状况应变成2A3T。以这次的状况来说,我的脚收不了太紧,首先想的是至少要上一次3A单跳,至于第二次的3A,因为第一跳得落冰已经不好了,落冰的瞬间我就意识到接下来要切换的就是2A3T。

--你的自由滑衔接排得很满,如何让自己当遇到失败时,在很短的时间内重新合上节拍?
我经过很多次的反复练习。通过这些练习,反复确认在失败的时候,如何赶着在下一次的跳跃之前完成加速。如果做得到这一点,我觉得就不至于乱了节目的节奏。

--纪平选手在休息的日子也会自发到冰场训练,如何掌握训练与疲劳之间的权衡?
我会根据赛事的日程安排调整休息的频率。周四往往是休练的,如果周三那天已经感觉到把自己榨干了,就会考虑周四休息。长期下来,我也觉得这样做,体能会处在比较理想的状态。适度的疲劳和锻炼肌肉虽然非常重要, 但为了保养自己不要受伤、以及在比赛中留下好的结果,我也会努力争取时间休养或调整自己。

(SkatingChina讯 撰稿/摄影/SkatingChina)

版权归SkatingChina所有。若您需要引用、转载部分内容,须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请勿大面积转载。
All rights reserved. Please do not repost the entire article without permission from SkatingChina.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